【18】理性不是当下自足的

作者:聂士全

康德最先区分了知性与理性。知性凭借先验范畴去认知现象,由此所得之知识,需要由经验材料予以证明。理性的对象是理念,即作为客体的世界、作为主体的灵魂与作为主客统一的上帝。理念是无法用经验证明的,若意图证明,难免陷入理性幻象(illusion)。康德否认理念对于知识的构造性作用,但认同理性对人性活动的指导意义,并将指导实践的理性称为实践理性。

黑格尔特别赞赏这个区分,但不认同对“物本身”不可知论的处理方式。其他科学的对象是“熟知”的,哲学则要论证世人“熟知”的一切的必然性,并说明存在及其规定。黑格尔认为,哲学的对象与宗教的对象一样,即以“神”为对象。“神”在黑格尔那里,就是实体,而“实体即主体”。“实体即主体”思想,将“实体”视为过程,即经历正反合三个环节的精神过程。哲学思维是概念的思维,概念也不是一下子达到的,需要经历存在、本质等纯粹思维的考察环节,才能形成概念。哲学的开端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就是无限,无限非当下经验、意识等所能达到,之所以假定无限,是因为只有以无限为参照,才能更好的认识有限、思考有限,让精神在经历一个现实过程之后回归到它自身。

“人不知道自己的无知”(康德语)。也就是说,人于当下的此在是自足的,或者说在心理上、意识上是一个自足的世界。然而处于自足状况的意识势必面临与它对立的外物,如人相对稳定的知识结构遇到“新知”冲击时会生起矛盾心理。“今是而昨非”的醒悟,意味着真理是一个过程,思维需要经过严格训练才能不断趋向真理。但思维需要假定一个开端,并经由过程,达到终点。终点即开端,始终不二。也就是说思维是把一切把过程作为一个整体予以考察的,以求达到对世界的思维着的认识,否则不足以将外物内化于精神中从而将对立导归统一。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是人所周知的一句日常用语。“耳听”经过了“他者言说”的中介,对所闻的把握是间接的。“眼见”也不一定为实,因为眼见之物是偶然的,不具有必然性。如孟子说:“耳目之官不思,而蔽于物。物交物,则引之而已矣”(《孟子·告子篇》)。耳目之官若无“心官之思”,必为外物所蔽,为外物所引诱拘缚。简言之,可见世界中没有真理,可知世界中才有真理。

凡经验与行为,都是由特定对象引发的,如感性之物引发感官经验、道德观念引发道德行为、宗教观念引发宗教经验等。这是思维中发生的事情,能为思维所知。至于“灵知不昧”的悟境,无能所,绝主客,纯全是“寂照一如”、“境智一体”的无分别境,也就无法对之进行思维言说。如果把它作为对象,因为自己经验不到,不能思维,就断定它是不实在的,那么就是越界了。“寂照一如”是无对象之境,因而也不能说为主体。

佛教是本诸“绝对悟境”的言说施设,所诠之事理为佛眼所见,自然存在非情识所测之不思议理不思议事。作为“绝对悟境”,显然非思维言说所能通达,也就是说不能作为对象予以思考。本诸“绝对悟境”的言教,若仅止于一般思维分别的考察,也是违背诸佛设教之初衷的。信有佛,信有佛说,这是针对一般经验与思维分别之不能通达而言。因为一般经验与思维不能通达,所以才诉诸信仰。对此,理解应该尽量求得客观,方能避免妄议。

天台智者大师从生灭、不生灭、无量、无作四个方面辨析佛陀关于四谛的教说。生灭指事相,但不止于事相,析事相入空,才是佛法。不生灭指空理,诸法当体即空,不待事相分析。无量含界内界外一切思议不思议事,无作纯指诸佛所证不思议妙谛,理能胜事,故以妙谛为究竟依止。如此义解,保证了佛说的完整性、佛法的真理性,于思议不思议无碍。

从知性与理性的区分看,知性即凭概念、范畴去认识现象,于人而言是共通的,理性则有异,如哲学有西方哲学、中国哲学、印度哲学等,数学、物理学等则没有这样的区别。也就是说,理性因文化形态、宗教不同而不同。如西方哲学家的理性即“实体”或“先验理念”,宗教家的理性即“神”。在佛教,理性就是“绝对悟境”,或称为境理,有真谛、中道第一义谛、第一义空、佛性、真如、如来藏、妙有等种种异名。

若要对佛说、佛行作历史考证,需要在保证佛法真理性、佛说完整性前提下进行。于佛陀言教及其结集流传作历史考察,并非不可以,但要明识知性规则,有史实及考古材料予以证明当然最好。当材料不足征时,不妨视为相对于知识意义的“假说”,不宜一概抹煞。视未知领域为无谓,是真正的哲学家都不忍为之事。可惜的是,有人不守知性规则,纯任常识来解读佛说。释尊四十九年怎么能说那么多经典,须弥山在哪里呀,净土是不是因为弟子怀念释尊的虚构,大乘经非释迦佛亲说,释迦佛之外有无十方佛,如此等等,经过训练的知性是要止步的,不去尝试证明,而是去阐明其合理性。常识则不然,未经训化,比较随意的下断言,将未经省察的“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之说接受为理所当然的原则,所得结论几乎不能视作知识,最多算作不具必然性的“知识”。

对待宗教要理性,这只是一种态度,但并不意味已经就是理性了。理性不是当下自足的,是要经历复杂的过程,经过严谨训练才能达到的。如说“我想成佛”,并不意味你已经是佛了。

2016-11-27

(潮音狮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