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人间佛教:太虚大师与印顺法师之共与不共

作者:法界总持

在反思印顺法师思想事件中,维护印顺法师者不但极尽讥讽、谩骂、扣帽子之能事,亦犯了一些基本的知识性错误,如把世间等同于人间,并且偷换概念,谬误推理,导出“反印顺法师等于反人间佛教,反人间佛教等于反佛协或政府”等奇谈怪论,并给中国佛教贴上“天神化佛教”的标签。“天神化佛教”这个稻草人是印顺法师对中国佛教的一个错判。

太虚大师是近代佛教改革的先驱,创立了人间佛教理论,对治为鬼、为死的鬼神化佛教,和消极避世,无所作为的颓废性佛教,倡导重在人间,为人觉悟的人生佛教,并力主佛教积极入世,以佛法净化人间,改造社会。印顺法师投身太虚大师门下后,追随太虚大师的步伐,钟情于人间佛教,热衷于构建自己的人间佛教理论。太虚大师在世之日,印顺法师人间佛教思想尚未成熟,但已经与太虚大师有了明显分野。太虚大师从本佛、宗经、重行的中国佛教传统理念出发,在现实实践中展开其人间佛教之构建,而印顺法师则从人本经验和自我理性出发,在头脑中构思其人间佛教之模型。

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与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思想有共,亦有不共。共的一面表现为都反对为鬼、为死的鬼神化佛教和遁世腐朽的颓废性佛教。不共之处主要有两大点:

1.太虚大师认为,佛陀是三界导师,四生慈父,佛陀的教化遍于染净国土,三界九地,不但觉悟人,亦为诸天鬼神和无量菩萨说法,大乘佛法有佛亲说,诸佛净土真实不虚。印顺法师则认为佛教唯在人间,为人说法,大乘佛法非佛亲说,为后世佛弟子共意所造,净土信仰等是天神化佛教,密教更是天神佛教之末流。从印顺法师的角度看,太虚大师反鬼神佛教不反天神佛教,太虚大师实际上也被印顺法师扣上了“天神化佛教”的烙印。

天神是六道轮回之众生,虽为人所敬重,但并不崇拜。在原始佛教,诸部阿含中,包括印顺法师特尊之《杂阿含》,佛都有“天中天”的称号,佛是比天神更崇高的觉悟者。大乘佛教中的阿弥陀佛亦不是天神,不在六道轮回之中,而是另外一方佛刹之佛陀。印顺法师受日本疑古之风和中国古史辨运动的熏染(至今其在台湾的关房中仍然陈列着古史辨的书),从学术考证的角度考察佛经,但又不遵循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原则,从光明一词展开联想,认定阿弥陀佛信仰来自太阳神等异教文化传说。

2.在人间佛教参与改造社会方面,太虚大师认为,正觉修行、传教和直接参与社会、政治等活动三者并行不悖,在家人与出家人都有参与的权利和义务。印顺法师则认为出家人应以声闻佛教为立足点,净化身心,以伟大的人格精神修养和高尚人格之感召净化社会,而大乘在家菩萨以慈悲为本,方便为门,负责护持、推广佛教并直接从事政治、经济等社会参与活动。因此,太虚大师认为出家人应该做菩萨僧,而印顺法师则认为出家人的本分是声闻僧。如果按照印顺法师的理念,出家人的菩萨戒是不必受的。

印顺法师以出家人应声闻僧的理念,不但与其把阿含经看作原始佛教,大乘经典非佛亲说有关,大概也与他在书斋中研究人间佛教密切相关。印顺法师是具有学者气质的出家人,他承认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成大师那样的菩萨僧,更喜欢在书斋中做研究写东西。印顺法师研究出来的“人间佛教”思想较之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思想更系统,更符合人本理性,他以人间佛教为佛陀之本怀与佛教之全部,偏离了太虚大师三乘五级完型佛教之旨趣。

(潮音狮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