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关于印顺法师人间佛教思想讨论的断想

作者:聂士全

1.一个人,若不立定于不思议理体,不让思想、信仰、义解、观修指向绝待悟境,一味停留周旋于诸个别物及其秩序之中,有何希望?但任民族的众生的智慧生命随逐世间迁流,算不上明智的抉择,如动物的自然生命一般,尊严尽失,体面全无。

2.让迷失的知性失控,不是往依圆融自足的常住法界,而是基于凡情消解传达法界讯息的经典之神圣性,拿什么唤醒欲海浮沉的芸芸众生。“谈真则逆俗,顺俗则违真”。随顺情识,情识依然背性在迷。指示一个无限法界,心灵之门才能随之打开。

3.对知性而言,有效用的工作是努力阐明绝待悟境的真理性,烦恼诸恶之法的无常非真实性。一味地随顺凡情,众生封执之域如何期待智慧之光的照破。

4、太子为“追求至善”而出家,坐道场,转法轮,示人无诤法。法与法,不应角立或非此即彼。虽应赴缘之需,随机有别,但解释者有“融通入妙”的使命,除诠释理体外,不应引发不必要的斗诤。

5.印顺法师对古德奉行法门挨个抹煞,古德佛化人生岂非全成空过,古德之功岂非全部唐捐,后人又何以自处。为什么对引发诤议的义解思想做些省思,就要遭遇纷纷物议。

6.方便不如理,乃体外之方便,体内之方便必不为“异”。佛坐道场,遍观法界有情,岂可落下任一界。佛光遍照,不遗纤尘。如果安立大乘于“异方便”,难道大乘法理不能普摄一切。方便有“异”,理岂能自全。

7.佛之知见,非九界所知,故而不思议、不可说。若不先诉诸信念,如何将思想与行动导向究竟。若不依止究竟,人生何为。人必有所依,然所依不能在个别之物中寻找,只能是遍摄遍知遍超一切的觉悟解脱。

8.因为世人批判神教的声浪,就说佛不是神而是人,佛教不以信仰为核心而以理性为特质,岂非杀敌一百自伤三千。

9.佛法内众生要减少分歧,少些诤议。反省自己是否固执于己见,问问自己是否在以己见揣测佛理与他人讨论,唯其如此,讨论方能产生彼此增上的效用。自外于佛法的众生,也是自外于法身慧命,唯有珍惜内在性及种种增上缘,才能唤醒杂乱暗昧的人生。

10.通盘否定是虚妄的否定,必将传统与现代撕裂。印顺法师的切割式解义,难免此病。具三千之性,方非枯寂无内容之性。今日之讨论,亦包摄在性中。一念三千,于佛是事,于众生是理。众生立定此理,方能期待三千开显。

2016-11-11

(潮音狮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