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莫为护师谤六祖

作者:冯焕珍

弥陀净土法门,是佛陀从无量智慧与悲愿中不请自说的大乘法门,有实相、观想、观相、持名四法,其中持名一法方便易行、三根普被、利钝全收,修行者只要信愿具足即可往生,行持品位虽有差殊,但即使下品下生,亦能位登不退,进修成佛。由于此法不可思议、易行难信,释迦牟尼佛宣说时,上下四维恒河沙数诸佛同声赞叹加被,以令众生无有少疑。

此法门传布以来,自古及今,不知多少众生深领法益!当然,净土行人在弘传净土法门的过程中也有种种偏颇,但皆是人病而非法病,诸佛菩萨、历代祖师并未因此将它与外道混为一谈,始终视之为大畅佛陀本怀的度生良药。

遗憾的是,拥有“玄奘之后第一人”之称的印顺法师,力排诸佛菩萨、历代祖师的净土正义,建立了自己独出心裁的弥陀净土思想。他虽然承认净土行人以成佛最终目的,但认为净土法门是外道信仰渗透佛教的结果:阿弥陀佛不是佛陀示现的智慧无量(无量光明)、寿命无量(无量寿)的报身,而是与波斯琐罗亚斯德教中的无限光明神(《印度佛教思想史》)、印度婆罗教中的太阳神类似的神,“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摄取太阳崇拜的思想,于一切──无量佛中,引出无量光的佛名”(《净土与禅》);弥陀净土不是阿弥陀佛智慧悲愿感得的实报庄严土,而是“面对他方佛与佛土的种种差别,与拜一神教的思想相呼应,而出现诸佛之雄,最完善国土的愿望”(《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净土法门所被机为愚劣的信行人,“为了佛德崇高,菩萨行伟大,佛弟子是有心向往的;但想到长期在生死中利益众生,又怕在生死中迷失了自己。所以依信愿忆念力,求生净土,能见佛闻法,也就不忧退堕了”,“往生净土而不忧退堕,正与六念,特别是念天意识的共通性”(《印度佛教思想史》)在印顺法师眼里,弥陀净土法门类似附佛外道,故“无一可取”(《敬答〈议印度之佛教〉》)。

从深处观察,印顺法师从趣识立场上出发,以人本中心主义的历史发展观看待弥陀净土法门,在人类感性经验中寻找其间的因果联系,诚然未能深入其堂奥,也根本无法动摇这个法门的根基。但是,对初机来说,他们看到佛门高僧竟以弥陀净土法门为附佛法外道同俦,是否选择此法就可想而知了。因此,印顺法师此论一出,顿时震惊了汉传佛教界,甚至引起台湾弥陀净土行人焚烧其著作的事件,就不足为怪了。

印顺法师本人见地、因缘如此,我们不能苛责;同时,他老人家信仰、愿力坚固,相信必能更遇善缘,舍偏归圆。但是,作为弘扬印顺法师思想的后学,应该依据圣教量有所抉择、善加取舍,而不应良莠不辨、照单全收,更不应曲解古德、强为辩护。例如,有人见到人们评破印顺法师的弥陀净土思想,不去反思其思想究竟有何问题,反而强以六祖为其同调,就难逃诽谤之讥了。

六祖对韶州刺史等人开示时的确说:“东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国?”此语易被一些人视为有破弥陀净土之意,故历来皆有非议者。莲池大师却说:“此道举心即错,动念即乖,今西方者,正教人起心念佛故;此道心境俱寂,今西方者,正以佛国为境,发心求生故。是虽理无二致,而门庭施设不同,随时逐机,法自应尔。假使才弘直指,复赞西方,则直指之意终无由明矣。”意谓六祖弘扬直指心性之禅,难免应机在两个法门间有所抑扬,其实六祖同样赞叹弥陀净土,“六祖东西之说,只是劝人要须实心为善,空愿无益,何曾说无西方”(《阿弥陀经疏抄》)?

莲池大师洵为高见!六祖在《坛经》中,一开始就引《阿弥陀经》义说,“世尊在舍卫城中,说西方引化,经文分明,去此不远”,这不明确肯定了弥陀净土吗?接下来,六祖下文对弥陀净土的阐述,也与净土经义无二无别。综观其开示,大义有四:一、强调净土唯心:“凡愚不了自性,不识身中净土,愿东愿西。”净土不在心外,只在心中,劝行人莫向心外求净土。二、提持净秽由心:“使君,东方人但心净即无罪,虽西方人,心不净亦有愆。东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国?”国土的净秽决定于心的净秽,心垢则国土垢,心净则国土净。三、拈出善为心要:“使君但行十善,何须更愿往生?不断十恶之心,何佛即来迎请?”往生净土,要在行善,善行具足,不生而生,恶行现前,处处娑婆。四、直显心净土净:“自心地上觉性如来,放大光明,外照六门清净,能破六欲诸天;自性内照,三毒即除;地狱等罪一时销灭,内外明彻,不异西方,不作此修,如何到彼?”(《六祖坛经》)凡此种种,虽然都是从禅宗角度当机解黏去缚、指归自性之语,但并未出净土诸经范围,诸如《观无量寿经》所立“是心是佛,是心作佛”之见地、《阿弥陀经》所倡“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之善业,以及《楞严经》说提“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之行法,岂非即六祖“自性弥陀,唯心净土”之张本?

那么,为何不时有人质疑六祖对弥陀净土的开示呢?窃以为关键在人们没有分清其中“西方”一词的两种含义。《坛经》中,六祖是分别在两种不同的含义中使用“西方”这个概念的,当呵斥行人心外求净土时,他是在世俗实有意义上使用此词,如“使君,东方人但心净即无罪,虽西方人,心不净亦有愆;东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国”句,其中的“西方”一词皆为此义;当称扬唯心净土时,他则在心性清净意义上使用此词,如“若悟无生顿法,见西方只在剎那;不悟念佛求生,路遥如何得达”句,其中的“西方”一词正是此义。如果误以方便为真实,六祖不仅拨无了弥陀净土,同样摧毁了药师净土(东方净土),岂不冤哉!

关于六祖的弥陀净土思想,藕益大师曾有最为确当之论:“心地法门,包含无际,总不外一心。门庭施设不同,一心旨归不异……非谓但是宗门,便须拨净土也。永明云: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中峰云:禅者净土之禅,净土者禅之净土。岂赞西方,直指便不明邪?若言六祖定作是语,莫谤六祖好。”(《灵峰宗论》)我们也要奉劝借重六祖护持印顺法师的人:你们护师之情固然真切,但道不同不相为谋,切莫为护持师说而诽谤六祖。

(潮音狮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