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大智度论》说般若法会中的主要受众并非唯人,还有天神等

节选自《大智度论》卷十

 

按语:此文解释为什么佛陀说般若波罗蜜时,有哪些圣者和凡夫会来听法,这些受众范围也意味着大乘佛法所度化的主要众生范围:“若天世界,若魔世界,若梵世界;若沙门、若婆罗门、及天,若揵闼婆、人、阿修罗等,及诸菩萨摩诃萨绍尊位者一切皆集”,这些也是大乘法中法会中常聚集的听众。理论上,佛陀度化的众生范围,遍及六道。通常说,地狱、恶鬼和畜生不能受法,但阿修罗、龙王则可以受法。因此,佛法所度化范围,不限于声闻乘中之人天,一是因为佛陀的慈悲广大,欲度化一切众生,二是因为佛陀的智慧及威神力足够召集并度化这些众生,三是这些众生皆具有受道甚至得道的可能性。

【经】尔时,佛知一切世界,若天世界,若魔世界,若梵世界;若沙门、若婆罗门、及天,若揵闼婆、人、阿修罗等,及诸菩萨摩诃萨绍尊位者一切皆集。

【论】问曰:佛神力无量,一切十方众生,若尽来在会者,一切世界应空;若不来者,佛无量神力有所不能!

答曰:不应尽来,何以故?

诸佛世界无边无量,若尽来者,便为有边。

又复十方各各有佛,亦说般若波罗蜜。如彼《般若波罗蜜.四十三品》中,“十方面各千佛现,皆说般若波罗蜜。”以是故不应尽来。

问曰:若有十方诸佛,皆说般若波罗蜜,十方诸菩萨何以故来?

答曰:如“普明菩萨来”章中已说,与释迦牟尼佛因缘故来。

复次,是诸菩萨本愿故,若有说般若波罗蜜处,我当听受、供养,是以远来。

欲以身力积功德故;亦以示诸众生:“我从远来供养法故,云何汝在此世界而不供养?”

问曰:佛于法不著,何以故七现神力而令众生大集?

答曰:是般若波罗蜜甚深,难知难解,不可思议,是故广集诸大菩萨,令新发意者心得信乐。譬如小人所语不为人信,贵重大人人必信受。

问曰:何以故言“若天世界,若魔世界,若梵世界”?但应言“天世界、人世界”则足,何以故?十号中言“天、人师”,以是故应言“天、人”而已。

答曰:诸天有天眼、天耳,利根智慧多,自知来,以是故言“天世界”。

问曰:若天世界已摄魔、梵,何以故别说“若魔、若梵”?

答曰:天中有三大主:释提婆那民,二处天主;魔王,六欲天主;梵世界中,大梵天王为主。

问曰:如夜魔天、兜率陀天、化乐天皆有主,何以但有三主?

答曰:释提婆那民依地住,佛亦在地住,常来佛所,大有名称,人多识故。

魔王常来娆佛,又是一切欲界中主;夜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皆属魔王。

复次,天世界,则三界天皆摄是天中;一切欲界,魔为主,是故别说。

复次,魔常娆佛,今来听般若波罗蜜,余人增益信故。

问曰:色界中大有天,何以但言“梵世界集”?

答曰:上诸天无觉观,不喜散心,又难闻故。

梵世界有四识,易闻故。又梵世界近故。

复次,梵名离欲清净,今言梵世界,已总说色界诸天。

复次,余天未有人民,劫初生时,梵天王独在梵宫寂漠无人,其心不悦而自生念:“此间何以不生人民?”是时光音天命尽者,应念来生。

梵王便自生念:“此诸天先无,随我念故生,我能生此诸天。”

诸天是时亦各自念:“我从梵王生,梵王是我父也。”

以是故,但说“梵世界”。

复次,二禅、三禅、四禅天,于欲界见佛听法,若劝助菩萨,眼识、耳识、身识皆在梵世界中取。以是故,别说“梵世界”。

问曰:何以故独说“诸沙门、婆罗门”,不说国王及长者诸余人众?

答曰:智慧人有二分:沙门、婆罗门。

出家名沙门,在家名婆罗门。余人心存世乐,是故不说。

婆罗门多学智慧求福,出家人一切求道,是故但说沙门、婆罗门。

在家中七世清净,生满六岁皆受戒,名婆罗门。

是沙门、婆罗门中,有道德智慧,以是故说。

问曰:先已说天世界,今何以复说“天”?

答曰:天世界是四天王、忉利天;魔是他化自在天;梵是色界。

今说“天”,是欲界中夜摩、兜率陀、化乐、爱身天等;爱身在六天上,形色绝妙,故言爱身。

问曰:何以但说“揵闼婆”,不说诸余鬼神及龙王?

答曰:是揵闼婆是诸天伎人,随逐诸天,其心柔软,福德力小减诸天。

诸鬼神,鬼神道中摄;龙王,畜生道中摄。

甄陀罗亦是天伎,皆属天,与天同住共坐,饮食伎乐皆与天同。

是揵闼婆王名童笼磨(秦言树)。

是揵闼婆、甄陀罗,恒在二处住,常所居止在十宝山间;有时天上为诸天作乐,此二种常番休上下。

人在四天下生,生有四种,极长寿乃至无量岁,极短寿乃至十岁。

阿修罗恶心斗诤而不破戒,大修施福,生在大海边住,亦有城郭宫殿。

是阿修罗王名毗摩质多、婆梨、罗睺罗,如是等名阿修罗王。

如说:

一时,罗睺罗阿修罗王欲啖月,月天子怖疾到佛所,说偈言:

大智成就佛世尊,我今归命稽首礼;

是罗睺罗恼乱我,愿佛怜愍见救护!

佛与罗睺罗而说偈言:

月能照闇而清凉,是虚空中大灯明,

其色白净有千光,汝莫吞月疾放去!

是时,罗睺罗怖懅流汗,即疾放月。

婆梨阿修罗王见罗睺罗惶怖放月,说偈问曰:

汝罗睺罗何以故,惶怖战栗疾放月?

汝身流汗如病人,心怖不安乃如是!

罗睺罗尔时说偈答曰:

世尊以偈而敕我,我不放月头七分,

设得生活不安隐,以故我今放此月!

婆梨阿修罗王说偈:

诸佛甚难值,久远乃出世,

说此清净偈,罗睺即放月。

问曰:何以不说地狱、畜生、饿鬼?

答曰:地狱大苦心乱,不能受法;畜生愚痴覆心,不能受化;饿鬼为饥渴火烧身故,不得受法。

复次,畜生、饿鬼中,少多有来听法者,生福德心而已,不堪受道,是故不说。

问曰:若尔者,揵闼婆、阿修罗亦不应说,何以故?鬼神道中已摄故。

答曰:佛不说“摄”,今何以言“摄”?此是迦旃延子等说。

如阿修罗力与天等,或时战斗胜天。

揵闼婆是诸天伎,与天同受福乐,有智慧能别好丑,何以不得受道法?如《杂阿含.天品》中说:

“富那婆薮鬼神母,佛游行宿其处。

“尔时,世尊说上妙法甘露,女男二人啼泣,母为说偈止之:

汝郁怛罗勿作声,富那婆薮亦莫啼!

我今闻法得道证,汝亦当得必如我。”

以是事故,知鬼神中有得道者。

复次,摩诃衍中密迹金刚力士,于诸菩萨中胜,何况余人?

如屯仑摩甄陀罗王、揵闼婆王,至佛所,弹琴赞佛,三千世界皆为震动,乃至摩诃迦叶不安其坐。

如此人等,云何不能得道?

如诸阿修罗王、龙王,皆到佛所,问佛深法,佛随其问而答深义,何以言不能得道?

问曰:于五道众生中,佛是天人师,不说三恶道,以其无福,无受道分故。是诸龙、鬼,皆堕恶道中。

答曰:佛亦不分明说五道;说五道者,是一切有部僧所说;婆蹉弗妒路部僧说有六道。

复次,应有六道,何以故?

三恶道一向是罪处,若福多罪少。

是名阿修罗、揵闼婆等,生处应别,以是故应言六道。

复次,三恶道亦有受道福,少故言无。

“及诸菩萨绍尊位”者,如先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