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印顺法师“大乘非佛说”言论摘录

作者:古庵

第一部份 总录

 

1、大乘经非佛亲说论

佛世,当然没有后期的大乘经典,可以说大乘经非释迦佛亲说。

——《以佛法研究佛法》第176页

 

2、十方诸佛菩萨神话论

“大乘佛法”,由于理想的佛陀多少神化了,天(鬼神)菩萨也出现了,发展到印度的群神,与神教的行为、仪式,都与佛法融合。

——《华雨集》(四)第46页

 

3、三界神话论

佛法中的世界安立,大抵是引用时代的传说,如必须为这些辩说,不但到底不能会通传说,而且根本违反了佛陀的精神。

——《佛法概论》第125-126页

 

4、净土神话论

我以为,大乘净土的发展,是在他方佛世界的传说下,由于对现实世界的失望,而寄望于他方的理想世界。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810页

 

5、如来藏梵我论

如来藏说的兴起,是“大乘佛法”的通俗化。如来,也是世俗神我的异名;而藏是胎藏,远源于《梨俱吠陀》的金胎神话。

——《印度佛教思想史》第163页

 

6、佛教唯人间论

佛陀怎样被升到天上,我们还得照样欢迎到人间。人间佛教的信仰者,不是人间,就是天上,此外没有你模棱两可的余地。

——《佛在人间》第16页

 

 

 

 

第二部分 别录

 

一、大乘经非佛亲说论

 

1、凡此诸说,悉以大乘经为亲从佛说,离四阿含等而独立,影响彷佛,实无一可征信者。

——《印度之佛教》第183页

 

2、大乘经中的人物叙述,时地因缘,是不必把他看为史实的。

——《以佛法研究佛法》第200页

 

3、佛世,当然没有后期的大乘经典,可以说大乘经非释迦佛亲说。

——《以佛法研究佛法》第176页

 

4、部分的声闻经,与一切大乘经(起初还依傍史实,后来即索性不在乎),已是佛教流行中佛教时代意识的表现,是佛教界──一部分或大部分人的共同心声。

——《以佛法研究佛法》第172页

 

5、有传说中的佛言佛行,有论究出的事理真相,有佛弟子成佛的心愿,有社会救济的事实要求:这一切,渐成为佛弟子间的共同意识。在不断的流行中,结构为几多理论与事实。

——《以佛法研究佛法》第183页

 

6、大乘与部派,特别是大众部思想的共通性,受到一般学者的重视,解说为大乘从部派思想,特别是从大众部思想中发展而来。这样,大乘可说是“非佛说”而又“是佛法”了。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10页

 

7、在过去,一分大乘学者,轻视部派佛教,以初期的圣典──经、律、论为小乘。不但自称为大乘,还以为大乘别有法源(别有大乘法体)。

——《说一切有部为主的论书与论师之研究》第8页

 

8、这些信仰、传说、理想、(修行),汇合起来,大乘法也就明朗的呈现出来。这都是根源于“佛般涅槃所引起的,对佛的永恒怀念”,可说是从“佛法”而演进到“大乘佛法”的一个总线索。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14页

 

9、当急求出世之声闻乘,不足以应付时机,而婆罗门再起,安达罗及希腊、月支文化激荡之秋,大乘学者取学派思想而取舍贯摄之,以求新适应,大乘经乃时时而出也。大乘学之于各派思想,虽不无出入抑扬,然大体为论,则学派思想之大综合也。

——《印度之佛教》第194-195页

 

10、这样,“正法”由缘起论而发展为法法平等无碍的法(本)性论;又由法(本)性论而演化为佛性(如来藏)本具论;再进就是本来是佛了。这是佛教思想发展中,由法而佛的始终历程。

——《印度佛教思想史》自序

 

二、十方诸佛菩萨神话论

 

1、大乘初期的佛菩萨,主要是依佛法自身的理念或传说而开展,适应印度神教的文化而与印度文化相关涉。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465-466

 

2、释尊入灭了,在“佛弟子的永恒怀念中”,“世间情深”,不能满足于人间(涅槃了)的佛陀,依自我意欲而倾向于理想的佛陀,不过理想的程度是不一致的。

——《印度佛教思想史》第85页

 

3、“大乘佛法”,由于理想的佛陀多少神化了,天(鬼神)菩萨也出现了,发展到印度的群神,与神教的行为、仪式,都与佛法融合。

——《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载于《华雨集》第四册46页

 

4、大乘以为:真实的成佛,是在色究竟天最高处;这才与摩酰首罗──大自在天相结合。以此为本尊,梵王与帝释,也综合了舍利弗与目犍连的德性,融铸成文殊与普贤二大士。毘卢遮那与文殊普贤的佛国,这样的建设起来。

——《佛教史地考论》第242-243页

 

5、梵王为主,融摄舍利弗的德性,形成文殊师利。帝释为主,融摄大目犍连的德性,成为普贤。人间、天上的二大胁侍,成为二大菩萨;二大胁侍间的释迦佛,就成为毘卢遮那。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472页

 

6、观世音,或译为观自在,是以大悲救济苦难著名的菩萨。观世音的来源,或以为基于波斯的女性水神;或以为是希腊的阿波罗神,与印度湿婆(自在)神的混合。然从佛教的立场来说,这不外乎释尊大悲救世的世俗适应。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484-485页

 

7、无限光明的仰望,有崇仰太阳的意义;印度的毗卢遮那──日,也正受到《华严经》的尊重,不过阿弥陀佛,更多一些外来的气息。波斯的琐罗斯德教,无限光明的神,名Ohrmazd,是人类永久幸福所仰望的;与阿弥陀佛的信仰,多少有点类似。

——《印度佛教思想史》第89页

 

 

三、三界神话论

 

1、我以为:佛陀为理智的道德的宗教家,有他的工作重心,无暇与人解说或争辨天文与地理。佛法中的世界安立,大抵是引用时代的传说,如必须为这些辩说,不但到底不能会通传说,而且根本违反了佛陀的精神。

——《佛法概论》第125-126页

 

2、净土思想的又一来源,是天──天国、天堂,天是一般的共有的宗教信仰。佛教所说的天,是继承印度神教,而作进一步的发展。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498页

 

3、“天、魔、梵”,是旧有的神世界的层次。天deva,佛教是六欲天;最高处是魔māra;超过魔的境界,就是梵brahmā。在《奥义书》Upaniṣad中,梵是究竟的、神秘的大实在,为一切的根元。梵的神格化,就是梵天。佛教以为:梵天还在生死中,并依四禅次第,安立四禅十八天(或十七,或十六,或二十二)。以上,依唯心观次第,成立四无色天。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498页

 

四、净土神话论

 

1、阿弥陀佛与太阳神话,是不无关系的(受到了波斯文化的影响)。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481页

 

2、阿弥陀佛,不但是西方,而特别重视西方的落日。说得明白些,这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摄取太阳崇拜的思想,于一切──无量佛中,引出无量光的佛名。

——《净土与禅》第24页

 

3、仔细研究起来,阿弥陀佛与太阳,是有关系的。印度的婆罗门教,有以太阳为崇拜对象的。佛法虽本无此说,然在大乘普应众机的过程中,太阳崇拜的思想,也就方便的含摄到阿弥陀中。

——《净土与禅》第23页

 

4、净土,是比对现实世间的缺陷,而表达出理想的世界。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809页

 

5、我以为,大乘净土的发展,是在他方佛世界的传说下,由于对现实世界的失望,而寄望于他方的理想世界。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810页

 

6、总之,阿弥陀佛及其净土,是面对他方佛与佛土的种种差别,与拜一神教的思想相呼应,而出现诸佛之雄,最完善国土的愿望。以日光的照明彼土,反显此土的苦难,而引发往生的救济思想:这是阿弥陀佛本生──法藏比丘发愿的真实意义。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482页

 

 

五、如来藏梵我论

 

1、如来藏我,是深受印度神学影响的。

——《如来藏之研究》第206页

 

2、如来与我,神教所说的梵与我,不是非常类似吗?佛法渐渐的进入“佛梵同化”的时代。

——《如来藏之研究》第134页

 

3、如来藏说的兴起,是“大乘佛法”的通俗化。如来,也是世俗神我的异名;而藏是胎藏,远源于《梨俱吠陀》的金胎神话。

——《印度佛教思想史》第163页

 

4、从万德庄严的佛果法身说,法身无所不在,一切的一切,无非法身所含摄,所以说“法身遍”。从众生的见地说,功德庄严的如来,众生是具体而微的隐藏着,并非没有,成佛也没有增加什么。一一众生本有如来藏性,所以说“皆实有佛性”。这与大梵小我,不也是无二无别吗?

——《佛教史地考论》第281页

 

5、“真常唯心论”,即佛教之梵化,设以此为究竟,正不知以何为释尊之特见也!

——《印度之佛教》第7页

 

6、印度教一天天兴盛,佛法受到威胁,部分重信仰,重加持,重修行(瑜伽)的,在如来果德的倾向中,摄取印度群神与教仪(印度教又转受佛教的影响),而“秘密大乘”的特色,显著的表现出来,流行起来。

——《印度佛教思想史》第392页

 

六、佛教唯人间论

 

1、佛陀怎样被升到天上,我们还得照样欢迎到人间。人间佛教的信仰者,不是人间,就是天上,此外没有你模棱两可的余地。

——《佛在人间》第16页

 

2、佛法本是人间的,容许印度群神的存在,只是为了减少弘传的阻力,

——《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载于《华雨集》第四册46页

 

3、大乘的特质,重于积极救世,而又倾向于秘密的神化。大乘的神化过程,当然是孕育于多神的印度文明中,然起初是依照自己组织的天界而发展,决非一味的窃取印度的群神。

——《佛教史地考论》第242-243页

 

4、自释尊入灭,在时空的演变中,信众意欲──知识、能力、存在的无限欲求,不能满足于适应当时人间的佛陀,这才想象佛陀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在,而为任何时代、环境、信众所不能超越的,推尊为圆满的,绝对的。这是理想的,是自我本质的客观化。一般宗教,幻想此为外在的神;而正见的佛弟子,即知这是自心的佛,是自我──意欲本质的客观化。

——《印度佛教思想史》第392页

 

 

(引文均取自“印顺文教基金会-佛法推广中心”网站的《印顺法师佛学著作集》,引文网址:http://yinshun-edu.org.tw/Master_yinshun/book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