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也评印顺法师的“大乘非佛说”

作者:炎军

印顺法师站在实证主义的立场上,采取历史考证的方法,对全体佛教、特别是佛教史进行了系统研究,并由此得出大乘佛经非佛亲说,而是在佛涅槃后,后世弟子对佛陀追思、怀念和敬仰的产物。即所谓“温和的大乘非佛说”。

这个观点自提出之日起,就受到了很多来自教界内部的批评。认为印顺法师作为一个佛教徒丧失了应有的立场,他应该站在佛教本位的立场上说事,而不应该一屁股坐到“人家”那里。笔者认为,印顺法师的立场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即便是从护教的角度出发,我们也不能仅仅站在佛教本位的立场说事,而完全不考虑主流社会思潮的意见。就算你自己不站在科学主义和历史主义的立场上研究佛法,也有人会这么做。而且这么做代表着一种社会思潮,代表着一种主流意识,对社会的影响也必将更大。

印顺法师的问题是他在判断上出了错误。我们能够证明大乘的确不是佛陀亲说吗?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即在佛陀住世的时候,将小乘佛经和大乘佛经分别传给了不同的弟子,只是一开始小乘佛法比较流行,大乘佛法只是在少数弟子中流传,而到了某个特定的时期却突然广泛地传播起来,我们能够完全排除这种可能吗?当然不能。即使完全站在科学主义和历史主义的立场上,我们也没有理由说“大乘一定不是佛说”,而是只能说“我们不能证明大乘一定就是佛说”。

“不能证明大乘就是佛说”和“大乘一定不是佛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我们不能从“不能证明大乘就是佛说”中推导出“大乘一定不是佛说”。如果要证明大乘不是佛说,我们必须找到可靠的、能够证明大乘不是佛说的理由。而不能仅仅是因为找不到大乘就是佛说的理由,便认定大乘一定不是佛说。就好比我们要将一个人定罪成杀人犯,必须找到他杀人的确凿证据,而不能说:“因为我们没有找到你没杀人的证据,所以你一定杀了人。”

就“大乘到底是否佛说”这个问题,我们有三个答案。一、大乘就是佛说。二、大乘一定不是佛说。三、我们没有充分的理由证明大乘就是佛说,也没有充分的理由证明大乘一定不是佛说。而且由于时代久远,加之大家普遍认可的资料不足,我们可能已经无法考证出“大乘到底是不是佛说”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考证已经失去了作用,我们只能将这个问题交给信仰。如果站在实证主义的立场上对大乘佛教的来源进行考察,我们只能得到第三、而非第二个答案。

这样一来,事情就简单了。作为一个佛教徒,特别是作为一个大乘佛教徒,我们“应当”也“必须”认为大乘就是佛说。或许印顺法师也非常“希望”大乘佛经就是佛说的,只是他在前一个问题上的错误判断,导致他已经认为“大乘非佛说”是一个既成的事实。所以他的纠结和他种种前后矛盾的表述恐怕皆来自于此。

(新浪博客“义学狮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