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从常识分析“大乘非佛亲说”的逻辑漏洞和情怀瑕疵

作者:如光

最近关于印顺法师观点的反思论争,笔者发现在某种角度上,可以挖掘出一系列常识性的逻辑问题。为了简便叙述,也不至于言语冲撞,我们暂且把在这次论争里,坚持“大乘佛说”传统观点的一方称为正方同学;坚持“从历史的考据证明大乘佛法并非是佛陀亲说,而是后世弟子出于对佛的怀念发展而成”的观点的一方,称之为反方同学。注意,反方同学坚持的实际是两个观点,即,“大乘佛法非佛亲说”;“大乘佛法是后世弟子发展所做。”让我们的逻辑从这里开始。

即便毫无佛门学养修证,甚至缺乏文化基础的普通人,也不会反对一个常识,即,如果我们提出某个观点,就要举出相关的证据和逻辑链。否则,那就只能是个猜想,而我们普通人在表述这样的观点时,通常也会很负责任地加一句:“这只是我的猜想,呵呵。”

所以,我们姑且暂时不讨论大乘佛法是否由佛亲说,且看大乘佛法经典体系,我想有一个观点即便印顺法师在世也不会不赞同,即,大乘经典所涵盖的胸怀和智慧的高度广度及深度,各部经典核心逻辑相互关联之严密,不同维度的表述最终导归同一目标之准确性,这至少不逊色于“经历史考据验证由佛亲说”的那些经典。那么,这样一个达到同等高度的理论和修行系统,究竟出自何人之智慧呢?在逻辑上,有这样三种可能性,即:

第一种可能性,如正方同学所坚信的,这些经典系由释伽牟尼世尊金口宣说;

第二种可能性,由第三人宣说或者撰写。但如果真是如此,此人的智慧至少不低于在反方同学观点中“只以宣说《阿含》为主要教化内容的释迦牟尼佛”。因此如果真有此人,那么此人的高度应该就是佛的智慧,或者就是释迦世尊本人。换句话说,这种情况,大乘仍然是佛亲说。

第三,确如印顺法师所述,“是因为弟子们对佛的怀念,后世弟子发展而成”。

反方同学坚持的就是这个观点,但常识告诉我们,如果真要编纂这样宏大的、高妙深邃的、逻辑严密的、并且内容极为丰富的理论体系,是一件极为系统性的工作,绝不可能是离散地、由多人自发参与地、多地点地,不同时间地、毫无默契地完成。如果真是后人所做,那一定是有组织、有指挥地大规模集体行动。

然而学者们考据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发现这个集体创作过程的有力证据,也没有发现个别智者创作的有力证据。难道这些经典竟然在佛陀涅槃后到中国的东汉年间并不很长的年代里,在古印度悄悄地被人完成的?或者自汉至唐代的期间,印度僧人还在悄悄地继续创作并向中国输出?再或者中国的古代祖师也“由于对佛陀的怀念”去悄悄以佛的名义集体撰写之?

目前的情况如果白描的话,只能说是:“大乘佛法在很短的时间里密集出现在世间,虽然有人不认同为释迦牟尼佛所说,但从考古和文献里也的确找不到另有作者的蛛丝马迹”。

就像我们生活中常见的场景,“这事不是张三做的,是李四做的,那是因为我找到李四什么什么证据”。如果没有证据,那只能负责任地加一句——“我觉得不是张三,是李四,但这只是猜想只是感觉……”这是个明显的常识性逻辑,几乎不需要任何佛教理论支撑啊!

反方同学目前提出的证据链条,在逻辑上最多只能证明“大乘佛法不一定是释迦牟尼佛在人间的时候对修行的“人类”亲口说的”(然而这和大乘信众的观点已经几乎没有冲突了),而根本得不出“大乘佛法是佛弟子们出于对佛的怀念而发展出来的”的结论。而把这个吓人的结论放在“大乘非佛亲说”之后,同时悄悄地忽略掉举证,并且写成学术书籍流传多年,这才是一件令人瞠目结舌的事。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反方同学对净土信仰的解释中,印顺法师提出“太阳神崇拜论”,其推理是:一些非佛教地区崇拜太阳,净土经典里也有和太阳相关的内容,于是二者就被画了等号或者连接符。然而这一观点不但缺乏证据链的支持,就连逻辑链都有问题。举个特别庸俗的例子,这就相当于,“我怀疑小明同学的爸爸不是亲爹,因为小明同学是双眼皮,隔壁老王也是双眼皮,所以我推论小明同学是隔壁老王的儿子”。

……

类似这样的逻辑漏洞比比皆是,比如笔者特别想问反方同学一个问题:“如果大乘佛法如印顺法师所说,是佛弟子们出于对佛的怀念而发展而成的,那么心存‘怀念和敬仰’之心的佛弟子们,有谁敢于或者愿意在自己编写的佛经前,编造出地点、参与者、发言者,并且还加上‘如是我闻’四个字呢?!”

笔者是初学居士,学养很浅,不敢胡乱引经据典也不敢不尊重出家师;但笔者是理科生,恰恰是逻辑控和考据迷,就笔者在常识性的逻辑推演里也能看出印顺法师的一些观点的严重漏洞。这样的漏洞不要说在严肃的佛门信仰的观点论争中了,即便在社会生活中的商业、教育、诉讼、刑侦、管理、科研中,这样粗浅的逻辑都过不了关。

关于“大乘非佛亲说”论,笔者不愿意做动机猜想,并且尊重僧相也不过多评论,但仍然忍不住再仔细品味,并且由此追问几个问题:

第一、大乘佛教自东汉以来至今,佛门涌现了大量的祖师大德,这些祖师大德都是按照那些“非佛亲说”的经典修行证果,并且对大乘佛法毫不怀疑。那么反方同学,诸位是如何看待祖师大德的证量的?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证量的?是如何看待证量与研究之间的关系的?

第二、反方同学中不论出家师和在家居士,诸位是否参加上殿功课念诵楞严咒和十小咒?放生的时候念什么佛持什么咒?蒙山施食的时候又怎么做?诸位的早晚课又是什么?大家是如何在佛说和非佛说之间,佛法和神话故事之间去摆正自己的心态的呢?

第三、不论如何,目前绝大多数信众皈依佛都是以“大乘佛说”为基础的,反方同学对其宣讲的观点在信众之间的影响,这个结果如何看待?

第四、分析诸多附佛外道,多数有力的自辩理由就是“佛教在发展,大乘佛法也不一定是佛说的,而是后世弟子伪名之作”,不知反方同学如何看待?

我是真的很好奇这个问题,因为如果佛门修行需要纯真情怀的话,这些个问题不搞清楚,这个情怀难免会有瑕疵了。

—— 神圣性是佛法流传的根基之一,是众生皈依修行的外在动力;而佛陀境界是一切神圣性的根源。佛陀宣说佛法,僧人依佛尊教上求下化,这使得三宝的神圣性最终归因于佛的神圣性,也就是三宝一体不可分割,不论是大乘非佛说,还是佛法非佛说,都是把佛陀与佛法割裂开来,最终消解佛教的神圣性,客观上就是败坏佛法流传和弟子修证。

同时,佛陀的教法,在神圣性的基础上,整体包涵般若空性的义理,慈悲救世的情怀,持戒自律的要求,脚踏实地的践行等等,这些内容的完整行持,才是正信弟子应有的修行过程。反之即便修行人出了问题,也是对佛法内容的偏颇践行的问题,这和神圣性没有任何关系。不能因为信众迷信了、清冷了、贪婪了、狂谬了,空谈了、偏执了、乃至诸多附佛外道邪教,就在逻辑上认为是神圣性过度造成的;反之,这些问题的出现,恰恰没有真正地全面地依佛尊教所致,这是对三宝的神圣性认识不足造成的。

因此,不论从逻辑上、常识上、心境上、结果上、所谓“大乘非佛亲说”的观点,最终都是以漏洞百出的逻辑去消解佛教的神圣性,这是非常值得警惕的一件大事!

(凤凰博客“义学观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