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关于印老“大乘非佛说”的四个“十点思考”

作者:释能忍

一、印老“大乘发展论”论理中的十点思考

一、 论理心态:论理的过程,可以促进相互交流。不同的观点,可以引发更多的换位思考。承认彼此的发心,不带情绪,不扣帽子。对于略带情绪的表述,尽量忽略情绪,保留其理。

二、 平等论理:印顺老和尚的发心与研学精神,不容否认,理应尊重。但对其研究佛法的方式方法,以及最后导致的结论、影响,可以进行反思或评论。正如印老在尊重历代祖师大德以至太虚大师的同时,却否定了他们的很多思想传承一样。

三、 不在文字:印老著作等身,研学精神值得尊重。但佛法重悟性、重圣言量、重证量,不在文字多少,很多祖师大德也并无太多著作。故不需将印老的大作逐字看完,方才有资格进行论理。其实,方向错了,南辕北辙。

四、 否定传承:佛法是有传承的,两千多年来的祖师大德们,都坚信大乘经典是佛亲说或印许说。印老研究成:大乘经典是后期学人撰写的,大乘思想是后期“发展”起来的。所以,对印老思想的反思与评论,其实就是相应于对传统传承的正本清源。

五、 成大妄语:印老所成立“大乘发展论”,即大乘经典不是佛说或印许说,是后期学人怀念佛陀自行撰写而成。如此,则前后几百年乃至千年的大乘学人,都基本串成一气,成了冒充佛说、假设情景的大妄语者。今世吾辈不敢,印老假设古代学人敢为之。

六、 推论谬误:如果仅从推断大乘经典的时间,“兴起与流行”的表象,就判断为大乘经典的最初“起源”,就等同今天才看到一位四十岁的新朋友,则认为他今天刚刚出生一样。太虚大师的判教,才是体现对传统佛法的圆融诠释。

七、 狭隘人本:大乘经典中所说须弥山、龙宫等,一定执著于推论在地球上印度的某个地方,必须是人眼可见,无异于倒退坚守“地球中心说”。如此执著人本,则通于大小乘的“三界”、“六道”中的禅定境界、天人、地狱、饿鬼等,都在否定之列,连共与外道的某些基本信仰也都没有了,最后只信自己选择认可的道理而已。

八、 否定证量:如果“阿弥陀佛”被推论为类似于对太阳神崇拜,那历代祖师大德居士信众念佛见佛、预知时至、往生极乐等证量,又该如何看待。对于禅宗祖师们依大乘法义修证成就,神通妙用、自在生死的证量,又将如何考证。

九、 大小尽失:如果不顾传统的传承,一味以人本经验加以考证考据,阿含等经也必将难成佛说。佛涅槃三百年后,方有文字结集,此中口口相传,记忆是否可靠,会有多少讹误,多少是佛亲说,又如何考证。如此方式研究佛法,必将导致大小乘佛经全盘否定而后快。

十、 违背世谛:世间科学是人类不断探索,不断自我否定,不断前进,不断接近真理的过程。科学不代表绝对的真理,科学精神是对未知领域寻求了解并予以合理解释利用的过程,绝不是对未知领域仅依人本经验直接筛选、推论否定。对圣证境界的未知,可以存而不论,可以因循体悟,不适合以局限的人本经验选择、否定、臆测。

 

二、“印老大乘经典非佛说”的又十点思考

一、有论证成:大乘经典是不是佛说,无著菩萨早有论证。大乘经典中本来就有介绍大乘经是如何说的,只是有人不信。

二、成大妄语:如果大乘经典是由后人编撰,前后延续几百年乃至千年,参与人数之多、思想之高度统一实属不易,而且都标以“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等等证信语,仍需假设冒充佛与弟子之间的相互问答,本非佛说而冒充佛说,成大妄语。今日吾辈不敢,印老所说“后来的弟子们”为了缅怀,敢为之。

三、毫无必要:佛法中有经、律、论,其中诸多论典即是后期佛子理解佛经所作,传统的论典也都直接标以“论”,并署名。没有见到任何因为缅怀而一定要标以“经”的必要性。

四、史无证成:大乘经典如果是后来弟子缅怀所撰,史上诸多西域梵僧亲带梵本来华翻译,难道就不知道?玄奘法师留学印度十七年,亲近诸大善知识,难道就不知道?传统佛教都没有相关说法,但印老作了这种推论。

五、偷换概念:印老所说,不管大乘经典是不是佛说,只要符合三法印或一实相印的,就是佛法,就可以去相信。符合三法印或一实相印的文字很多,是“佛法”,但不可以代替“佛经”。吾辈都可以写出符合这个标准的文章,但绝不能算是经典,又如何取信。此中偷换了很大的概念,但也安慰了很多大乘学人的心理,不自觉中也就接受了这种说法。

六、无信则衰:如果只是符合佛法但不是佛经,我们会坚信它的正确性吗?一定能够解脱成佛吗?关键是后人撰写的,肯定没法建立绝对信心。继而,这些所谓后人撰写的经典,可看可不看,可信可不信,也就顺理成章了。

七、颠覆大乘:如果只承认“阿含教法”出于人间佛陀所说,即所谓“原始佛教”,而大乘经典是后人撰写,不是佛说或印许说,请问您还相信读诵大乘经典的加持力吗?您还相信大乘教法中的十方三世诸佛菩萨吗?您还在大乘寺院殿堂每天早晚上殿顶礼诸佛菩萨吗?

八、禅门无据:如果大乘经典是后人撰写,历代禅宗祖师大德依据达摩所传《楞伽经》等修证,确保就是成佛之道吗?或者比佛更高?天下禅宗门庭又会作何感想?

九、净宗失信:如果如印老所说,阿弥陀佛类似于太阳神的崇拜,那从庐山慧远大师至印光大师等净土行人的所有往生记载,都会成为一种笑话或骗局。请问大乘净土佛子们,您还会继续念佛吗?

十、信仰虚设:如果阿弥陀佛类似于太阳神崇拜,极乐世界还有吗?如果须弥山是喜马拉雅山,大千世界、华藏世界等又是印度哪个地方?依此类推,三界轮回只会成为一个概念,因果报应只是一个哲学道理,我们所有的信仰也就形同虚设了。

心声:印老是我们的前辈,绝不否认老人家研究佛法的发心,他的执著精神及淡泊名利等道德言行非常值得尊重,但在根本的“知见”面前,确实没有办法认同。晚辈曾经痴迷过印老的著作,受益过印老对经论的“销文部分”,此恩永记心中;但每到“附议”或直接论述部分,往往因为善巧的文字而导入了完全不同于传统信仰的结论,晚辈痛苦矛盾过很多。正是尊重学习印老探究佛法真相的发心,晚辈不愿沉默,斗胆评论老人家的错误知见,因为印老跟传统祖师大德们的知见差异太大了,因为看到很多学僧因他而失去了对大乘佛法的信仰,更因为通过这么多年自己的深入学习,看到了老人家思想对当今乃至未来大乘佛法的危害。情所不愿,不得不言。阿弥陀佛~~

 

三、“还原大乘经典的传承”之又十点思考

一、本师释迦牟尼佛其实早已成佛,因愿力无边,随愿示现来娑婆世界广度群迷,所以就有我们看到的悉达多太子的出生、出家、成道等等。

二、人道中苦乐参半,最利于修行,为了鼓励人道学佛者,佛对绝大部分小乘人都说佛是来人间成佛,大家因此具足了信心。

三、其实,佛对少数大乘根机的弟子说,不只是在人道,它方世界有无量无边诸佛成佛,过去现在未来有无量无边诸佛成佛;不为小乘人说,因为怕他们接受不了不相信。就像清朝时,若有人说可以从天上飞去紫禁城,很多人肯定不信,说者可能会被当做妖言惑众,但有少部分人相信。

四、佛在世时,绝大部分是小乘根机,少部分是大乘根机,佛所开显的法义当然也有深浅不同。“圆音一演,异类等解”,所以大家看到的《阿含经》记载中,有很多大乘义理,只是提及,似乎没有完全开显。整个僧团,大小根机同在佛前受教,思想上没有绝然分流,整体呈现还是近乎一体的。这其实就是所谓的“原始佛教”,也是“小行大隐”的初始。

五、南传佛教的传承有种说法,只有称佛陀为“大阿罗汉”,但一般修二乘法的人,最终只能成“阿罗汉”,这其实已经密意显示了二乘法门的不究竟。

六、大小乘对世界的记述,如须弥山、三界、三千大千世界等,都是共通的。都相信佛的证量,阿罗汉证量,也相信佛陀曾经入定上天为母说法。所以,不需要把须弥山、龙宫等进行人世间的实地处理,否则,等于否定了大小乘所共许的内容,自身所谓佛法信仰则无以立足。

七、佛涅槃后,弟子们对各自所听到的法义进行集结。因为绝大部分是二乘根机,所以也就成为主流派;少部分的大乘根机弟子,也有另行集结。

八、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弟子们对各自所传承的法义进行了交流、辩论,呈现的这种表象被称之为“部派佛教”阶段。通过辩论,大家发现占多数人的二乘根机所传承的法义对很多问题难以解释,而少部分大乘传承者的法义能够圆融解释,渐渐地,更多人接受了大乘人的传承。于是,从最初少数人集结的、一直私下传承的大乘经典才从各个保存地取出来,并公布于世。当然,相信圣人证量、相信三界者,对大乘经典的保存地自然不必世间实地化,除非不信。其实在大乘经典广为公开流行之前,都属于太虚大师所判摄的佛教的“小行大隐”期,从公元前六世纪至公元元年前后。

九、随着大家愿意接受了本来由少部分人传承下来的大乘经典,大乘佛法才得以完全展现,但还是有少部分二乘根机行人保留了各自的传承。大乘法义的鼎盛期,从公元前后至后五百多年,属于太虚大师所判摄的“大主小从”期。

十、更有一类人接受了密法的传承,至公元后六百年,因缘渐渐成熟,很多人愿意接受,一直延续至公元十四世纪左右。而同时也有很多大乘法义的弘传,也有少部分二乘行人。第三个五百年乃至更后期,属于太虚大师所判摄的“大行小隐、密主显从”期。

附:以上十点是依据传统传承,依据经典,作出“大乘经典是佛说”的还原思考。如此则大乘小乘密乘尽摄其中,不至于割裂佛法乃至更甚者有背叛整体佛法的意味了。

 

四、“大乘非佛说”语境下关于“莫要误解汉译经题加‘佛说’”一文的十点思考

 

1

作者认为鸠摩罗什等译经大师译经时总是喜欢加上“佛说”二字,其实很多梵文本是没有这两个字的。

评:认真想过大师们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吗?

2

作者特别通过对比研究,告诉大家一个自己以为可能很重要的研究:鸠摩罗什等译经大师在经题上加了“佛说”二字。

评:想说译经大师们犯了同样的错误?还是作者担心这样容易让后人以为真是“佛说”的。

3

作者承认译经大德们为了表示经典的权威,标了“佛说”。

评:好像没有达到译经大德们的愿望,经过作者这一研究,不但经典没有什么权威,加“佛说”二字,简直就是“一厢情愿”。

4

作者表示了理解:“佛教传到中国,如何取得中国人士的信任,是一个绝大的问题。汉译佛典经题翻译时,常常出现‘佛’字,常常标明‘佛说’云云,作为一个重要的译经体例,得到那么多译经师所遵守。”

评:在作者看来,加“佛说”二字,原来只是译师们为了能让佛法进入异域,取得信任的“权宜之计”“方便善巧”。似乎暗示:其实译师们出于这种苦衷,才加“佛说”二字的。

5

作者研究,鸠摩罗什译《佛说阿弥陀经》加了“佛说”二字,“大概对信徒形成‘经是佛说’的理念影响很大”。

评:原来作者不愿意看到什师们加了“佛说”这两个字所体现的经典的权威,生怕信徒认为“经是佛说”。

6

这篇文章看似客观研究,结论很明确:古代译师们为了经典进入中国,特加“佛说”二字,所以造成信徒们都以为经典是佛说的。其实,“在印度,佛教经典的形成,情形极为复杂。”

评:看来古代译经大德们确实就是有证量,知道时间久了后人会诽谤经典,特加“佛说”,用心良苦。但即使加了,作者本身认为经典是慢慢形成的,加了“佛说”,也还不是佛说。

7

作者开头说得客气,加“佛说”二字,是“汉译佛典的一种译经体例,用以表达佛典的权威性,昭示正信”。

评:我看这不是作者的内心话,“作者的正信”在于“佛说”二字是另加的,是为了“取得中国人士的信任”,经典本身是“形成的”。

8

作者认为:对佛典的所谓“佛说”问题,就可以获得一个合乎事实、合乎历史的眼光。毫无疑问,由于汉地佛典经题中出现了大量的“佛”字或“佛说”,使得国人对于佛教经典价值的认识,常常与这个“佛说”的观念联系在一起。

评:作者真是低估了国人的智商,把国人对“经典是佛说”的坚定信仰归于经题上是否有“佛说”二字;通过作者这一简单对比研究,很多“佛说”二字是另加的,似乎就可以放弃,就可以获得所谓“合乎事实,合乎历史的眼光”。另,梵僧大德们带来并翻译的经典,根本不在于加不加“佛说”二字,而在于他们肯定相信传承中的经典一定是佛说的。

9

作者最后也有了点表态:“联系到最近出现对印顺导师那些毫无学术性的批评,我们今天指出佛典汉译这一体例,相信对大家理解相关问题,更好理解‘佛说’的性质。”

评:最近出现对印老思想的反思,基本都是原文引用,有理有据;很多法师、居士、学者也是很有学术专业素养的,有些也是教授级别,呵呵,在作者这里竟然成了“毫无学术性”,请问:简单对比了有无“佛说”二字的文章,就算得上“很有学术性”吗?

10

总评:此文看似一篇简单对比研究,提出了古代译师们时有在经题加“佛说”二字的现象,但作者偷换了经题上加“佛说”二字与“经典是佛说”的概念,夸大了经题加了“佛说”二字对佛子“经典是佛说”信心的建立,从而达成:“佛说”二字既是另加的,是不是佛说也就成为可疑;另,通过相似承认译师们为了经典权威,为了异域弘扬“昭示正信”,让一般人觉得还是比较中肯的;但“佛教经典的形成”与最后提到对印老所谓“毫无学术性的批评”,才是作者真正需要表达的结论。

(潮音狮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