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评议印顺法师“大乘非佛说”

作者:释净旻

1993年夏,我毕业于普陀山佛学院的天台宗正科班。当时所有同学的毕业论文都是关于天台宗的,而只有我的论文却以《试论“大乘是佛说”的基本理念》为题。不是我对天台宗没有感情、没有兴趣,更不是我写不了台宗论文,而是我深刻地意识到“大乘非佛说”思想对中国佛教的本质性危害和对传统佛教信仰的颠覆性动摇!

但我恰恰是个“教宗天台、行归净土”的信仰者。如果连《法华经》是佛说、《无量寿经》是佛说都不能获得保全,天台宗与净土宗从法理上讲都将成为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因此,“弘天台必先护大乘”,这是我根本的初衷。就像所有热衷“原始佛教”、“南传佛教”的人们,是断不能接受“《阿含》非佛说”的。这是伤不起的痛!

学术界无关信仰的博士教授们可以这么做,而佛教界的印顺法师却也祭出“温和版”的“大乘非佛说”论,必将在信仰圈中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破人信仰”是必然的。作为释门晩辈,这是我难以理解和接受的。

如果说,对印老的此类反思是对导师的不恭,是对一位“佛学泰斗”的恶意攻击,那么当年印顺法师著《印度之佛教》,其恩师太虚大师撰文批评,印师毅然撰文回敬、坚持己见,不正为后人垂范了“我爱吾师,然更爱真理”的品质吗?

 

(心斋老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