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对“大乘‘是、非’佛说 ”提点个人看法

作者:释广济

要奠定“汉传大乘”的根基,印老的遗产如何接受,是个现实问题。我提点个人看法:

 

整个二十世纪,日本欧美,包括印度,有不少学者不约而同地以“历史的、客观的、理性的”方法来研究印度佛教史。就这一点而言,印顺法师很前沿,很国际化。

 

但是宗教历史和宗教哲学,从来就是伴随着“启示”、“悟境”与人生境遇、道德和人性善恶不可分离。把宗教历史及其哲学当成理性的对象,归于“客观历史”,成为社会文化的发展产物,这无疑窄化和稀释了宗教的价值和意义。要让一种宗教失去内涵和动力,最简单做法,就是“历史化、人化”。从这一点讲,印老的著作有解构大乘佛教根基之负面作用。

 

现在需要的是综合的工作,使“印度佛教史”与“大乘经典之价值系统”达成合理的诠释。这种工作自魏晋以来就存在,就是大家熟悉的“判教”。今天出现这些争论,其实就是当代的“判教”没有做好。

 

我们应该继承印老的正面意义,而去除其消极意义,在细心吸取古代大德判教方法的基础上,重建汉传佛教在当代的判教系统和诠释途径。

(禅林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