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六祖不曾拨净土,蟾蛙何故毁西方?

作者:心东

六祖谤西方净土?还是你谤六祖?

【按】常有人借《坛经》中六祖惠能之语质疑西方净土,认为西方极乐净土并不存在。这是个历史上的陈年公案,净宗八祖莲池大师的《弥陀疏钞》中就有针对此说的辨析。

有些人不信不看大乘经典,不能深入领会大乘祖师的思想意趣,这本不奇怪。然而,不懂不学,却又通过片言只语的字面意思攻击大乘佛法,毁谤大乘祖师,就难免蜀犬吠日、井蛙之见了。

且看莲池大师怎么说:

【疏】问:既六方诸佛共赞西方,云何六祖不随佛赞,反似斥无,其故安在?答:此有四意,一为门不同故,二似毁实赞故,叁不为初机故,四记录有讹故。

【钞】《六祖坛经》云:东方人造恶,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恶,念佛求生何国?又云:愚人愿东愿西。后人执此,遂疑六祖说无西方。故为此辩。

初为门不同者,复有二义:

一者,且据理事二门。六祖所说,是以理夺事门。若以事夺理门,则佛事门中,不舍一法,安得拨无净土?

二者,晋宋而下,竞以禅观相高,直指单传之意,几于晦塞。于时达摩始唱,诸祖继兴,惟欲大明此道,而此道无佛无众生。今西方者,正开示众生趣向佛故。此道举心即错,动念即乖,今西方者,正教人起心念佛故。此道心境俱寂,今西方者,正以佛国为境,发心求生故。是虽理无二致,而门庭施设不同,随时逐机,法自应尔。假使才弘直指,复赞西方,则直指之意,终无由明矣。故六祖与净土诸师,易地则皆然也。

二似毁实赞者:

六祖东西之说,只是劝人要须实心为善,空愿无益,何曾说无西方?喻如孔子生于东鲁,今有人言“齐人造恶”,慕孔子求居鲁邦,鲁人造恶,慕孔子求居何国?盖谓为善是真学仲尼,何曾说无东鲁?六祖此言,正经中必以多善根得生彼国之谓也,恶得云毁。

叁不为初机者:

六祖自云:吾戒定慧接最上乘人。今初心下凡,以秋毫世智藐视西方,妄谈般若,非徒无益,而又害之。故《坛经》者,慎勿示之初机,苟投非器,便落狂魔,诚可叹惜。

四记录有讹者:

《坛经》又言:西方去此十万八千里。是错以五天竺等为极乐也。五天震旦,同为娑婆秽土,何须分别?愿东愿西,而极乐自去此娑婆十万亿土。

盖《坛经》皆学人记录,宁保无讹?不然则借此之西域,以喻彼之西方耳。古谓“尽信书不如无书”者,此也。况西方千佛所赞,今乃疑千佛之言,信一祖之语,佛尚不足信,况于祖乎?明智者,当为世人决疑起信,在在处处,弘赞流通,即是代诸佛出广长舌,即是报佛深恩。如其违背圣言,故为魔说,其为罪也,何可言尽?今以喻明,于此有人,日出万言以谤万佛,积满千岁,是人罪业无量无边;而复有人出一恶言,拨无净土,阻人念佛,是人罪业,过于前人百千万倍,乃至无算。何以故?微尘诸佛,赞叹西方,惟欲人人成佛。汝独生谤,即是遍谤微尘如来,陷害众生,常沉苦海,不得成佛。故罪如是,其慎辞哉!(摘自《弥陀经疏钞》)

(潮音狮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