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从“佛法”发展出“大乘佛法”—— 印顺法师的“大乘佛法”起源论

作者:释道法

对于古来相传的“大乘非佛说”之诤,印顺法师早在《印度之佛教》“第十一章大乘佛教导源”即明言:“平心论之,以大乘经为金口亲说,非吾人所敢言,然其思想之确而当理,则无可疑者。”并推测从“‘杂藏’衍出‘菩萨藏’”,自“佛元四世纪”(约相当于公元前一世纪)以降,由大众部及分别说系的学者渐次编出”。

印顺法师认为,大乘经虽非佛说,“义本佛说,而不可于文句求之;编集自有其人,而古哲不欲以名闻。佛法‘依法不依人’,求不违法相,不违释尊之精神可也,必欲证实其结集者,既不能亦无当也。”对大乘经的真价值还是多所肯定的,只是对“秘密大乘佛法”明确否定。《以佛法研究佛法》所收副标题作“民国三十二年冬覆僧愍等书”的《大乘是佛说论》是这一立场的专题论述。

在《印度佛教思想史自序》中,印顺法师将印度佛教的流变进程明确分成次第演进的三大阶段:“‘佛法’在流传中,出现了‘大乘佛法’,更演进而为‘秘密大乘佛法’”。与三大阶段相对应,“‘正法’由缘起论而发展为法法平等无碍的法(本)性论;又由法(本)性论而演化为佛性(如来藏)本具论;再进就是本来是佛了。”构成了印度佛教思想发展“由法而佛的始终历程”。

在具体论述“大乘佛法”的各个阶段、各种思想时,对于“大乘佛法”的总体评价是相当负面,而且越到后来,否定越是彻底。如说:“‘大乘佛法’兴起,‘佛法’与‘大乘佛法’的相互抗拒,谈空而蔑视人间善行,龙树的时代, 已相当严重了!”(《印度佛教思想史》第四章第二节)“其实,流传中的‘大乘佛法’,融摄印度神教的程度,正日渐加深。后期大乘重于如来,所以从‘初期大乘’的‘天菩萨’,进展到‘天如来’。”(《印度佛教思想史》第五章第一节)

论及“秘密大乘”时,更说:

“‘秘密大乘’也根源于‘佛涅槃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只是距离释尊的时代越长,理想与信仰的成分越强,在‘大乘佛法’孕育中,终于成为富有特色的‘秘密大乘’。本来,发菩提心,修菩萨行,成如来果;菩萨bodhisattva为因,如来为果,是大乘法的通义。但从大乘而演化为‘秘密大乘’:依如来果德而修,修如来因,成如来果;对修菩萨因行的大乘,也就称‘秘密大乘’为果乘了。我在《印度之佛教》中,称‘后期大乘’为‘如来倾向之菩萨分流’。倾向如来的进一步发展,就是‘如来为本之佛梵一如’——‘秘密大乘佛法’。”(《印度佛教思想史》第十章第二节)

根据其一贯的写作方针,印顺法师对“天(神)化、俗化的佛法”都是否定的。

(摘自道法法师“印顺法师人间佛教史观述略”一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