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我相信的就是说了“大乘经”的佛

作者:广偲

本来,佛经是不应该分大小乘的,正所谓“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佛法本是一味平怀的,因众生心量有不同,经才有大小之分,实则经无大小,心有广狭。经无大小,读《阿含》未必不能有大乘见;心有广狭,习《方广》未必不是小乘行。虽是如此,因为有了大乘是佛说、非佛说的争论,姑且因循成说,把四《阿含》之外的经称作大乘经。

主张大乘经非佛说的,多从历史考据出发,认为佛经是释迦佛入灭后佛弟子集结而成的,“所以‘佛说’不能解说为‘佛亲口说’,这么说就这么记录,而是根源于‘佛说’,其实代表了当时佛弟子的公意。”(释印顺:《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于开展》下,中华书局2011年版,第1127页)”这是以“公意”代替了“佛义”,是万万不能信从的,此说不仅伤害了大乘经的圣教性,也动摇了《阿含》经的圣教性,因为根据印顺长老的意思,四《阿含》也不是佛所亲说的。对于佛教来说,“大乘非佛说”确实是大邪见,但是若要历史考据的角度出发,从历史上找出相反的证据支持大乘是佛说,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就像让一个本来不是小偷的人证明他不是小偷一样,不仅是荒唐的,也是徒劳的。不是小偷的人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不是小偷,我们能不能据此就认定那个人就是小偷呢?

其实无论是证明大乘是佛说,还是非佛说,都是一个坑,这个坑就是“证明”,当证明的压力存在时,信仰的根基已经动摇了,反反复复地证明与否证,就像流血的伤口不断被揭开一样,不过是强化这种怀疑。我宁愿没有这种证明!

要想让别人相信一个东西,“证明”总有其无可奈何的慨叹。试想,谁来证明呢?证明给谁看呢?只有大乘经的信奉者才愿去证明,只有大乘经的信奉者才愿意相信这些证明。其实,对于信奉者来说,证明是多余的,因为相信者已经相信。对于不相信的大乘经是佛说的一方,证明则是徒劳的,怀疑本来就是他们提出的,证明的压力是他们施与的,他们怎么会相信信奉者的证明?!

当然,佛教不是不要证明,大乘经的真实性也不是不要证明,只是佛教的证明并不发生于信奉者的生命之外,大乘经的真实性需要每个信奉者用自己的生命为他作证。对我来说,我不再纠结于佛说没说大乘经,因为,我相信的就是说了大乘经的佛,因为他就是把我的生命重新点燃的圣道与圣者,我也希望大乘精神能撑起更多人生命的天空。当然,我也同时相信说了大乘经的佛也说了小乘经。其实也无所谓大乘小乘,因为经无大小,心有广狭。

众生心虽有广狭,佛心则不可思量……

(潮音狮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