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大智度论》:经说大乘为本

案:《大智度论》卷四释初品中菩萨中说,在大乘、声闻乘中,大乘为根本,即余诸乘诸道皆入大乘,而声闻乘狭小,不能容受大乘。

 

问曰:“声闻经中但说四众,此中(指《摩诃般若波罗蜜经》——编者注)何以别说菩萨众?”

答曰:“有二种道:一声闻道,二菩提萨埵道。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四众是声闻道,菩萨摩诃萨是菩提萨埵道。以是故,声闻法中经初无佛在某处某处住尔所菩萨俱,但言佛某处某处住与尔所比丘俱,如说‘佛在波罗柰与五比丘俱’‘佛在伽耶国中与千比丘俱’‘佛在舍婆提与五百比丘俱’,如是种种经初不说与菩萨若干人俱。”

问曰:“诸菩萨二种,若出家,若在家。在家菩萨总说在优婆塞、优婆夷中,出家菩萨总在比丘、比丘尼中,今何以故别说?”

答曰:“虽总在四众中,应当别说。何以故?是菩萨必堕四众中,有四众不堕菩萨中。何者是?有声闻人、辟支佛人,有求生天人,有求乐自活人。此四种人不堕菩萨中。何以故?是人不发心言‘我当作佛’故。

复次,菩萨得无生法忍故,一切名字、生死相断,出三界,不堕众生数中。何以故?声闻人得阿罗汉道灭度已,尚不堕众生数中,何况菩萨!如《波罗延》优波尸难中偈说:

已灭无处更出不?若已永灭不出不?

既入涅槃常住不?惟愿大智说其实!

佛答曰:

灭者即是不可量,破坏因缘及名相,一切言语道已过,一时都尽如火灭。

如阿罗汉一切名字尚断,何况菩萨能破一切诸法、知实相、得法身而不断耶?!以是故,摩诃衍四众中别说菩萨。”

问曰:“何以故大乘经初菩萨众、声闻众两说,声闻经初独说比丘众,不说菩萨众?”

答曰:“欲辩二乘义故。佛乘及声闻乘,声闻乘狭小,佛乘广大;声闻乘自利自为,佛乘益一切。

复次,声闻乘多说众生空,佛乘说众生空、法空。

如是等种种分别说是二道故。摩诃衍经声闻众、菩萨众两说,如赞摩诃衍偈中说:

得此大乘人,能与一切乐,

利益以实法,令得无上道。

得此大乘人,慈悲一切故,

头目以布施,舍之如草木。

得此大乘人,护持清净戒,

如牦牛爱尾,不惜身寿命。

得此大乘人,能得无上忍,

若有割截身,视之如断草。

得此大乘人,精进无厌惓,

力行不休息,如抒大海者。

得此大乘人,广修无量定、

神通圣道力,清净得自在。

得此大乘人,分别诸法相,

无坏实智慧,是中已具得。

不可思议智,无量悲心力,

不入二法中,等观一切法。

驴马驼象乘,虽同不相比;

菩萨及声闻 大小亦如是。

大慈悲为轴,智慧为两轮,

精进为驶马,戒定以为衔,

忍辱心为铠,总持为辔勒:

摩诃衍人乘,能度于一切。

问曰:“如声闻经初但说比丘众,摩诃衍经初何以不但说菩萨众?”

答曰:“摩诃衍广大,诸乘诸道皆入摩诃衍;声闻乘陕小,不受摩诃衍。譬如恒河不受大海,以其陕小故;大海能受众流。以其广大故。摩诃衍法亦如是。如偈说:

摩诃衍如海,小乘牛迹水;

小故不受大,其喻亦如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