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弥勒、无著菩萨破大乘非佛说 ——《大乘庄严经论》《显扬圣教论》《成唯识论》选读

一、《成唯识论》卷三

又圣慈氏以七种因证大乘经真是佛说。

一先不记故。若大乘经佛灭度后有余为坏正法故说,何故世尊非如当起诸可怖事先预记别。

二本俱行故。大小乘教本来俱行,宁知大乘独非佛说。

三非余境故。大乘所说广大甚深非外道等思量境界,彼经论中曾所未说。设为彼说亦不信受,故大乘经非非佛说。

四应极成故。若谓大乘是余佛说非今佛语,则大乘教是佛所说其理极成。

五有无有故。若有大乘即应信此诸大乘教是佛所说,离此大乘不可得故。若无大乘声闻乘教亦应非有,以离大乘决定无有得成佛义,谁出于世说声闻乘?故声闻乘是佛所说,非大乘教不应正理。

六能对治故。依大乘经勤修行者皆能引得无分别智,能正对治一切烦恼,故应信此是佛所说。

七义异文故。大乘所说意趣甚深,不可随文而取其义便生诽谤谓非佛语。是故大乘真是佛说,如庄严论颂此义言:

先不记俱行  非余所行境

极成有无有  对治异文故

 

二、《大乘庄严经论》卷一成宗品第二

释曰:有人疑此大乘非佛所说,云何有此功德可得。我今决彼疑网,成立大乘真是佛说。偈曰:

不记亦同行  不行亦成就

体非体能治  文异八因成

释曰:成立大乘略有八因:一者不记,二者同行,三者不行,四者成就,五者体,六者非体,七者能治,八者文异。

第一不记者,先法已尽后佛正出。若此大乘非是正法,何故世尊初不记耶?譬如未来有异世尊即记,此不记故知是佛说。

第二同行者,声闻乘与大乘非先非后一时同行,汝云何知此大乘独非佛说。

第三不行者,大乘深广非忖度人之所能信,况复能行外道制诸论,彼种不可得,是故不行,由彼不行故是佛说。

第四成就者,若汝言余得菩提者说有大乘,非是今佛说有大乘,若作此执则反成我义,彼得菩提亦即是佛如是说故。

第五体者,若汝言余佛有大乘体此佛无大乘体,若作此执亦成我义,大乘无异体是一故。

第六非体者,若汝言此佛无大乘体,则声闻乘亦无体。若汝言声闻乘是佛说故有体大乘非佛说故无体,若作此执有大过失,若无佛乘而有佛出说声闻乘者理不应故。

第七能治者,由依此法修行得无分别智,由无分别智能破诸烦恼,由此因故不得言无大乘。

第八文异者,大乘甚深非如文义,不应一向随文取义言非佛语。复次若汝言初不记者,由佛无功用心舍故,若作此执是义不然。偈曰:

诸佛三因缘  现见亦护法

如来智无碍  舍者不应尔

释曰:若此大乘非佛说者,是为大障。诸佛有三因缘,何故不记?一无功用智恒起是眼恒见,二恒作正勤守护正法,三如来智力无有障碍。由此三因,汝言舍而不记者,不应道理。复次若汝言有体者,即声闻乘是大乘体,何以故?即以此乘得大菩提故,若作此执是义不然。偈曰:

非全非不违  非行非教授

是故声闻乘  非即是大乘

释曰:有四因缘非即以声闻乘为大乘体:非全故,非不违故,非行故,非教授故。非全者,声闻乘无有利他教授,但为自厌离欲解脱而教授故。非不违者,若言声闻乘以自方便而教授他,即是他利教授,是义不然,何以故?虽以自利安他,彼亦自求涅槃勤行方便,不可以此得大菩提故。非行者,若汝言若能久行声闻乘行则得大菩提果,是义不然,非方便故。声闻乘非大菩提,方便不以久行,非方便能得大乘果。譬如构角求乳,不可得故。非教授者,如大乘教授声闻乘无。是故声闻乘不得即是大乘。复次今更示汝相违义。偈曰。

发心与教授  方便及住持

时节下上乘  五事一切异

释曰:声闻乘与大乘有五种相违:一发心异,二教授异,三方便异,四住持异,五时节异。声闻乘若发心若教授若勤方便,皆为自得涅槃故,住持亦少,福智聚小故,时节亦少,乃至三生得解脱故。大乘不尔,发心教授勤方便,皆为利他故,住持亦多,福智聚大故,时节亦多,经三大阿僧祇劫故。如是一切相违,是故不应以小乘行而得大乘果。复次若汝言佛语有三相,一者入修多罗,二者显示毗尼,三者不违法空。汝以一切法无自性而为教授,违此三相故非佛语,若作此执是义不然。偈曰:

入自大乘经  现自烦恼灭

广大甚深义  不违自法空

释曰:今此大乘亦不违三相,入自大乘修多罗故,现自烦恼毗尼故。由菩萨以分别为烦恼故。广大甚深即是菩萨法空,不违此空得大菩提故,是故此乘与三相不相违。复次前说不行者,我今更示此义令汝信受,偈曰:

有依及不定  缘俗亦不普

退屈忖度人  宁解大乘义

释曰:由有五因彼忖度者不能得入大乘境界:彼智有依故,不定故,缘俗故,不普故,退屈故。彼有依者,智依教生,非证智故。不定者,有时更有,异智生故。缘俗者,忖度世谛,不及第一义谛故。不普者,虽缘世谛但得少解,不解一切故。退屈者,诤论辩穷即默然故,大乘者即无所依乃至终不退屈。不退屈者,无量经中有百千偈说大乘法,由得此法辩才无尽。是故大乘非忖度人境。问汝说声闻乘非佛菩提方便,若尔何者是耶?偈曰:

广大及甚深  成熟无分别

说此二方便  即是无上乘

释曰:广大者,谓诸神通,由极勤方便令他信解故。甚深者,谓无分别智,由难行故如其次第。一为成熟众生,二为成熟佛法。即说此二为无上菩提方便,此二方便即是无上乘体。问若尔有人于中怖畏,过失云何?偈曰:

不应怖而怖  由怖被烧然

怖引非福故  长时过患起

释曰:若人非怖畏处妄生怖畏,是人即堕极热恶道而被烧然。何以故?由此怖畏引大非福聚生,由此罪故能令是人经无量劫受大热恼。问彼人复有何因生此怖畏?偈曰:

非性非法朋  少慧少因力

怖此深妙法  退失大菩提

释曰:若人生怖由四因缘:一非种性,离菩萨性故。二非法朋,离善知识故。三少慧力,未解大乘法空故。四少因力,先世不种诸波罗蜜自性善根故。由此因缘于甚深妙法横生怖想,由此想故于大菩提福智二聚应得不得,是名为退。汝今应知,此退过患最极深重。已说怖过及怖因,次说不应怖畏因。偈曰:

无异即互无  有异即险处

无譬种种说  续说多门说

非有如文义  诸佛甚深体

聪慧正观人  应知不应怖

释曰:无异即互无者,若汝言声闻乘即是大乘无异大乘体,若如是者,即声闻辟支佛乘复无有体。何以故?由得佛故,如是一切皆是佛乘,何因怖耶?有异即险处者,若汝许有异大乘体,此体即是一切智道,最为第一险处,由难度故此应仰信,何因怖耶?无譬者,于一时中无二大乘并出可以相比,何因怖一不怖二耶?种种说者,今此大乘非独说空,亦说大福智聚,应解此意,何因独怖空耶?续说者,一切时中决定相续说空,汝非乍闻,何因怖耶?多门说者,彼彼经中多门异说,显大要用,破诸分别,得无分别智。若异此说无大用者,如来但应言空不说如法性实际等,既说有多门何因独怖空耶?非有如文义者,大乘甚深不如文义,何因随文取义而怖空耶?诸佛甚深体者,佛性甚深卒难觉识,应求了别,何因怖耶?由如是等因缘故,聪慧正观人于此大乘不应怖畏。已说不应怖畏因,次说能行此法智。偈曰:

随次闻思修  得法及得慧

此智行此法  未得勿非毁

释曰:若人最初依善知识能起正闻,次于正义能起正忆,次于真实境界得生正智,次从彼彼得证法果,次从彼后起解脱智,是人此智随深入远能行此法。汝若自无此智,不应决定言非佛语。已说能行此法智,次遮怖畏此法句。偈曰:

不解解不深  深非思度解

解深得解脱  诸怖不应尔

释曰:不解者,若汝言如是深法非我所解,如是起怖畏者不应尔。解不深者,若汝言佛解亦不深,如解深何故说深,如是起怖畏者不应尔。深非思度解者,若汝言何故此深,非思量境界,如是起怖畏者不应尔。解深得解脱者,若汝言何故独解深义能得解脱,非思量人能得解脱,如是起怖畏者不应尔。如是已遮怖畏此法句,次以不信成立大乘。偈曰:

由小信界伴  不解深大法

由汝不解故  成我无上乘

释曰:小信者,狭劣信解故。小界者,阿梨耶识中熏习小种子故。小伴者,相似信界为眷属故。此三若小则不信别有大乘,由此不信则成我所立是无上法。已说成立大乘,次遮谤毁大乘。偈曰:

随闻而得觉  未闻慎勿毁

无量余未闻  谤者成痴业

释曰:汝随少闻得有觉悟,不应随闻复生谤毁,汝于未闻无信可尔。何以故?不积善故未闻者多慎勿谤毁,汝无简别若生谤毁更增痴业,坏前闻故。已遮谤毁,次遮邪思。偈曰:

如文取义时  师心退真慧

谤说及轻法  缘此大过生

释曰:师心者,谓自见取。非智者,边求义故。退真慧者,如实真解未得退故。谤说者,毁善说故。轻法者,嫉所闻故。缘此非福次身受大苦报,是名大过起。已遮邪思,次遮恶意。偈曰:

恶意自性恶  不善不应起

况移于善处  应舍大过故

释曰:恶意者,是憎嫉心。自性恶者,此心是自性罪,尚不可于过失法中起,何况于非过法中起,是故急应须舍大过患故,成宗品究竟。

《大乘庄严经论》,591-592

 

三、《显扬圣教论》卷二十

问:云何应知大乘言教是佛所说?

答:由十种因故。一先不记别故;二今不可知故;三多有所作故;四极重障故;五非寻伺境界故,若不先闻不能如是寻思计度,是故若言是余所说,不应道理;六证大觉故,若未成佛能说佛教不应道理;七无第三乘过失故;八此若无有应无一切智者成过失故;九缘此为境如理思惟对治一切诸烦恼故;十不应如言取彼意故。

 

(潮音狮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