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我是如何走出印顺法师思想的影响的

作者:心东

编者案:原标题为“印顺法师对我的影响”。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开始接触佛教,并于1995年皈依三宝。

我入门的因缘,是听闻师父领众唱诵《佛说阿弥陀经》。那时候,还听不明白,只是听懂了一句“应当发愿生彼国土”。于是心中有个疑问:这是个什么国土?为什么要发愿?

带着这个好奇心,开始读《阿弥陀经》、《无量寿经》、《法华经》以及《楞严经》等大乘经典。然后就深深地被那个奇妙庄严的不可思议境界所吸引。我从小就爱读书,从这时候开始就钻进了佛法典籍的海洋中。

那个时代,国内几乎没有法师讲经说法。幸好我古文功底还够用,就直接去啃一切可以找到的佛经原典。感觉心开意朗,非常受用。

后来,有了互联网,我就开始到网络中搜寻更多的佛教书籍。

就是在这个阶段,我遇到了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思想和大乘非佛说的观点,给了我一次巨大的震撼。

印顺法师的著作很多,我从台湾的一个网站上搜到了他的全集,兴趣盎然地开始拜读。读着读着,问题就出来了。他竟然说,阿弥陀佛和极乐世界只不过是太阳神和天国的传说,是一种神化幻想。由于印顺法师非常有名望,被尊为导师,当时刚刚入门的我因此产生了大疑惑。尤其看到他说,大乘经典不是释迦佛亲口宣说,而是后世佛弟子对佛陀永恒的怀念。言外之意大概是说,大乘经典都是佛的弟子们编造出来的。

刚才说过,我是听《佛说阿弥陀经》入门的,而我的师父则是禅宗的行者。据当时寺里法师们讲,师父虽然认字不多,但禅定功夫非常棒。我起初也很好乐参禅,但师父说我根器差,要我老实念佛,多读佛经。我于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了,持名念佛,发愿求生极乐净土。而印顺法师的学说将我的学佛道路完全摧毁了。我甚至想,我还要不要学佛?

幸好,随着读书的进一步深入,这些问题逐渐得到了解决。

印顺法师把大乘经典分为两类,一类基本上是后人伪造,脱离佛陀本怀。另一类虽不是佛陀亲口所说,但是后世弟子根据佛陀思想演绎而来的。

印顺法师认为只有四阿含是确定可靠的佛说经典。然而,四阿含经典都是要求弟子们急求出离,速证解脱的,甚至很多佛的圣弟子不待佛陀入灭,而抢先了一步。这些典籍中即使蕴含了所谓大乘思想,也是非常含蓄,距离他的人间佛教思想相去甚远。于是,他推崇上述所说的第二类大乘经典,认为,这些虽不是佛陀亲口所说,但反映了佛陀的本怀,所以可以看成佛说。藉此,他开始推行他的人间佛教理论。

不过,号称治学严谨的印顺法师却在著作中出现了硬伤。我读他的佛学概论时,看到一句话,大意是佛说“我亦是人”,并说这句话出自阿含经。然而,当我查找阿含经时,却发现这句话原文是“我亦是人数”,印顺法师引用时少了一个字。而人和人数显然不是一个概念。佛说自己是“人数”,有自己在人道示现为人而并不是人的意味。这一点结合《法华经》,就顺理成章了。因为佛在《法华经》中指出,自己久远劫前早已成佛。而说自己是人,就把自己等同于人道的凡夫众生了。

印顺法师还引用经文说,佛自称只在人间成佛。这句话固然不错,但考虑到语境问题后,意味就大大不同了。阿含经基本上不提他方佛土和他方佛,就只有娑婆世界的五道,在这五道之中,佛只在人道示现成佛。站在阿含的境界来说是没问题的。然而,在大乘经典中,情况就起了变化。比如,有一部叫做《中阴经》的,提到佛可以在中阴境界示现作佛。再比如,在一部大乘经中说,观世音菩萨是阿弥陀佛的侍者,等到阿弥陀佛入涅槃后,观世音菩萨就递补成佛。在他之后,大势至菩萨又相继递补成佛。这二位大菩萨成佛都是在净土成就,并不是在人间。可见,站在大乘角度来看,佛只在人间成佛是不全面的。然而,如果这类大乘经典被视为伪经,佛当然就只能在人间成佛了。显然,印顺法师为了达成他的思想,对大乘经典做了切割分判。

当我得出这个结论时,其实是恐惧的。不过,当我看到太虚大师对印顺法师的批评时,这种恐惧就消失了。太虚大师批评印顺法师的作品在揉裂大乘。而在印顺法师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太虚大师在世的时候,印顺法师遭到批评以后,就藏匿锋芒,不再发言。直到大师去世,印顺法师在台湾佛教界站稳脚跟,才渐渐重新树立起自己的主张。

由于他主持编辑了太虚大师的全集,后人便认为,他的人间佛教思想应该是对太虚大师人生佛教思想的继承和发扬。不过,印顺法师对此却是否定的。他说,世间人对他误会了。他自承自己并不是虚大师那样的佛教实践者,而只是一个爱好者和研究者,自己的人间佛教思想也和虚大师的思想多有不同。然而,对这一点,似乎直到今天,都没有得到教内的充分重视,大家仍习惯认为,人间佛教继承了人生佛教,而忽略了两者的根本差异。

在搜索印顺法师思想的时候,无意间在台湾的网站上看到一则新闻,昭慧法师在佛教会的集会上,撕毁八敬法,倡导佛教内的男女平等。而这个思想竟然出自印顺法师。不过,出了这件极端事件后,印顺法师照理跳出来为自己洗白,说这并不是自己的本意。就像他为自己的大乘非佛说辩解一样,说自己被误解了。

不过,印顺法师倡导平等却是真的,他除了主张废除八敬法,还鼓励白衣弘法。如果按照他的这个思想发展下去,传统佛教的住持体系、僧俗二众地位都要重新定义了,中国佛教传统也就彻底打破了。这一点,他在作品中并不隐瞒,因为他一直认为,中国佛教传统背离了印度佛教的本来面目。只是,他所谓的印度佛教,是被他割裂编辑过的印度佛教,并不能反映佛陀时代的原貌。

仍然回到我最初的那个疑惑“大乘是否佛说”吧。我在当时的纠结中,忽然发现一个现象:

那些有深刻宗教修行体验的法师大德们基本上都支持大乘是佛说,质疑“大乘非佛说”的基本上都是做学术研究的。站在学术研究的立场上,他们得出了大乘非佛说的结论。

但实际上,这个结论即使在学术立场上仍然是不严谨的。他们的研究结果只能说“没有找到证据支持大乘是佛说”,但这不等于同时证明“大乘非佛说”。就好像,我们找不到外星人来过地球的切实证据,但不能因此断言,从来没有外星人来过地球。

所以我觉得,大乘非佛说的提出,是学术界的一个逻辑硬伤。如果他们想证明“大乘非佛说”,还需要找到切实的考古证据,证明大乘经典确实是特定的某某人伪造,而确实不是佛说的原本流传下来。如果找不到,就应该站出来推翻自己过去的所有结论,然后真诚忏悔,重新开始他们的研究。

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主张其实也是很别扭的。按照他的逻辑,确认为佛说的阿含经并没有留在人间行菩萨道的说法,只有速求出离的开示。而留在人间的说辞其实来自于后人推演的所谓佛教精神。这就好像在说,我们放弃确实可信的佛法不尊行,却要遵循我们推测的东西去修行,更吊诡的是,印顺法师本人并不承认自己是个修行者。就真的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了。即使按照他说的,我们真的去行他所谓的菩萨道,其实也是非法的,因为,他所认可的三法印中有一条叫诸行无常,那么,我们来生是不是一定还能想起菩萨道呢?这就要划上问号了吧?如果说,我们一定可以按照自己意愿生生世世行菩萨道,那诸行无常又怎么体现呢?如果一切都可以按照我们的第六意识安排,我们又何必学佛法呢?如果我们不能生生世世行菩萨道,那我们的轮回岂不是太恐怖了吗?如果佛都没有留下来生生世世行菩萨道,为什么我们凡夫要发这个愿呢?

三法印还有一项叫涅槃寂静,我们按照阿含经的道理,修行解脱,证此涅槃境界,应是佛陀本意。印顺法师的行菩萨道一说却找不到三法印的支持,同时否定了涅槃寂静的境界,显然是不符合佛法的观点,是对佛教的反动。

总之,我感觉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思想就是否定大乘,乃至否定佛教的神圣,鼓吹佛教改革,消灭佛教传统,使佛教世俗化、庸俗化,最终剥离佛教以般若度众生,抵达究竟涅槃的本质特征。使得佛教沦为可以为一般人随意涂抹的世俗学术文化。这是一条极其危险的灭法之路。

随着对印顺法师思想思考的深入,和看到中国祖师们的实证体验,我渐渐打消疑虑,重新上路了。   (潮音狮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