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破见更危险还是破戒更危险 —— 见正而戒坏可以随学,见破而戒坏不可随学

作者:释智泉

佛言世间有两种法可令人趣向恶趣:一是毁戒,二是破见。后世学人,常知“毁戒”“破戒”罪过,却忽略“破见”同样有过,甚至比破戒更危险。

为什么破见比破戒更为严重?

佛在《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中这样开示:“若无如是三道(胜道、示道、命道)沙门,当于污道沙门中求。虽复戒坏而有正见,具足意乐及加行者,应往亲近、承事供养、咨禀听闻三乘要法。不应亲近、承事供养加行意乐及见坏者,彼虽戒坏而无邪见,意乐、加行、见具足故。”

也就是说,在没有成就三道圣果、宣说圣道之法或戒行清净具足的出家人的情况下,佛弟子如果一定要亲近僧宝,可以跟随有见无戒的出家人修学,但不能跟随有戒无见出家人的修学。

戒坏而见不坏的大乘修行人,虽犯根本罪,若能畏惧因果,生惭愧心,舍弃恶行,即便一世不能成就,仍能在后世发正愿力,遇善友力,业障消除,于三乘中成法器,证得道果。见坏而戒不坏的大乘修行人,即便戒行具足,可是根本见地上有错,被视为恶见。如来为这样的修行人说缘起法,令他舍弃恶见,也只能在现世或后世悟入声闻法或缘觉法。

见正而戒坏可以随学,见坏而戒不坏不可随学。见正,即便破了戒,仍有矫正的余地,见坏往往很难调整。破坏佛法的邪见,引一切人心生邪见偏执的谬论,不一定表现为行为,但罪过极大。因为这样的心与佛心相违,能误导一切人,断一切人善根、慧根。

大乘的修行,首重正见的抉择与护持。《华严经》云:“邪见之罪,亦令众生堕三恶道。”《大乘广百论》中也有“宁毁犯尸罗,不损坏正见”的教导。

印度中世纪月称论师在《入中论自释》中引用《大宝积经》谈到了“似善持戒”的情况。《大宝积经》原话见于卷第一百一十二《普明菩萨会》:

“又大迦叶,四种破戒比丘似善持戒。何谓为四?

“有一比丘具足持戒,大小罪中心常怖畏,所闻戒法皆能履行,身业清净、口业清净、意业清净、正命清净,而是比丘说有我论,是初破戒似善持戒。

“复次,迦叶,有一比丘诵持戒律,随所说行,身见不灭,是名第二破戒比丘似善持戒。

“复次,迦叶,有一比丘具足持戒,取众生相而行慈心,闻一切法本来无生心大惊怖,是名第三破戒比丘似善持戒。

“复次,迦叶,有一比丘具足修行,十二头陀见有所得,是名第四破戒比丘似善持戒。”

如果放弃了佛教的决定之趣,或说“有我”,或不灭身见,或在实有对境中行慈心,或认为功德有所得、住于我、我所执,这样的比丘,即便戒行威仪清净,三业清净,正命清净,也都是“似善持戒”,实是破戒,甚至是更为严重的破戒。

自古以来,大德高贤或老婆心切,或循循善诱,无不在确定正见的决定性价值,尤其是其对于修行的决定意义。这一决定性意义,用人们熟悉的话,可以说是“根本见地”,用佛教的话来说就是“决定之趣”。这样的见地基础是修行人的精神纲领,是维系人信仰与修行的核心。决定之趣如果毁坏了,意味着修行人的信仰基础与见地格局都处在分崩离析的危险中,即便持戒形似完美,其增上生与决定胜的内在关联早已被割裂,又有什么意义呢?唯有纯正无差的决定之趣,方能保证修行不会偏离正轨。否则,行为做得再好,错误的方向下,只能是南辕北辙、越行越远。

那么对于已然破见的出家僧,在家众怎样对待才如理如法?

僧团是佛法的住持者,是我们皈依的圣境。而就僧团中每一位出家僧个体来说,所具有的功德(僧格)可以分成两部分:无漏分和有漏分。

无漏分,即一位出家僧,剃除须发,身服袈裟的外在形象;这种形象的内涵,象征诸佛所树之正法幢,代表三宝,是无漏的、圆满的、神圣的;他无关此人的道德水准,也无关此人戒、定、慧三学的修行水平。无漏分代表的圆满性,所以是不容质疑、不可亵渎的。而僧格中的有漏分,体现了出家僧还未成佛的不圆满性,是有漏的、甚至充满凡夫特性的。

根据“见、戒、威仪、正命”四科或“戒、定、慧”三学的修行水平,显示着一位出家僧的圆满程度 —— 向僧格无漏分递进的程度 —— 从污道沙门到十地菩萨,有漏分渐渐圆满;乃至有一天超凡入圣圆满成佛,有漏分与无漏分合二为一了。

因此,佛陀在《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中,也将出家人分为四类:

一、胜道沙门:言胜道者,谓若能依八支圣道,自度一切烦恼驶流,亦令他度。此复云何?谓佛世尊,及独胜觉,诸阿罗汉。

二、示道沙门:若有成就别解脱戒真善异生,乃至具足世间正见,彼由记说变现力故,能广为他宣说开示诸圣道法,当知如是补特伽罗,名最下劣示道沙门。证预流果补特伽罗,是名第二。证一来果补特伽罗,是名第三。证不还果补特伽罗,是名第四。复有菩萨摩诃萨众,是名第五,谓住初地至第十地,乃至安住最后有身,此皆示道沙门所摄。

三、命道沙门:若有成就别解脱戒轨,则所行清净具足,此皆命道沙门所摄。以道活命,故名命道。复有菩萨摩诃萨众,为欲摄受利益,安乐一切有情,具足修行六到彼岸,亦名命道。

四、污道沙门:上三种之外,余者皆为污道沙门,亦在“福田中数”。

对待已然破见的出家僧,从僧格的无漏分来说,居家众仍然必须敬重,因为那是僧宝的代表、众生的福田,他们依然是皈依的圣境。但是,从僧格的有漏分来讲,我们必须明了其见地上的不圆满性,并且为守护大乘佛法故,为众生法身慧命故,不杂以个人情见地去辨明正见,以尽佛子本分!正如《大般涅槃经》卷三所说:

“如来今以无上正法,付嘱诸王、大臣、宰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是诸国王及四部众,应当劝励诸学人等,令得增上戒定智慧。若有不学是三品法,懈怠、破戒,毁正法者,王者、大臣、四部之众应当苦治。善男子!是诸国王及四部众,当有罪不?”

“不也。世尊!”

因此,有漏分僧已破见,依法苦治得罪否?为护持正法,在恭敬僧宝、不坏皈依的首要前提下,四众弟子皆应苦治毁正法之行,方可谓如理如法,依教奉行。

 

(潮音狮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