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白衣护法,责无旁贷!

作者:心东

作为三宝座下的白衣弟子,我们深知,佛教住持道场、弘扬正法的主体应是出家众。白衣弟子理应恪尽恭敬之礼,护持之责。这没有问题。

而当今时代,距圣时遥,法门内外,乱象频仍。正如佛在《大般涅槃经》金刚身品第二中所说:“我涅槃后,浊恶之世国土荒乱,互相抄掠,人民饥饿。尔时,多有为饥饿故发心出家,如是之人名为秃人。是秃人辈,见有持戒威仪具足清净比丘护持正法,驱逐令出,若杀若害。”面对这样的情况,法师们往往无力应付,白衣护法的作用就凸显出来。

但是,在实际护法过程中,白衣弟子总遇到各种声音、各种观念的束缚掣肘,严重制约和干扰着大众护法的决心和行动。比如,在护法过程中,有时候我们面对的破坏者中,有的具有比丘身份,于是有人害怕因此背上不敬三宝、求僧之过的罪名,不敢出手。再比如,有人被灌输一套随缘不争、处处退让的观念,觉得不应该有什么积极的作为,只要听凭命运安排就可以了。

然而,这些观点都没有经典依据。而考察经典中的说法,我们却可得出与上述观点相反的结论。

先说对待破坏佛法的恶人吧。还以《大般涅槃经》为据,在“金刚身品第二”中有一个记载——因为篇幅较长,在此简单总结如下:

有一位持戒比丘(觉德法师),善于讲法,经常破斥制约那些恶行比丘。于是那些恶人愤而持械行凶,破坏觉德法师的道场。这时有个法师的护法弟子(国王有德),也来武装护法。在与恶人的战斗中,有德国王身负重伤,奄奄一息。觉德法师赞叹有德是真护法者,将来必是无量法器。国王有德听完之后也就去世了,往生到阿閦佛国,成为阿閦佛座下第一弟子。当时随同国王有德参战的护法白衣命终后,也因为护法的功德往生到阿閦佛净土。后来,觉德法师寿终后也往生到阿閦佛国,列为佛的第二弟子。

可见,护法的功德十分殊胜。甚至为护法而牺牲,功德大于清净持戒、弘法破恶的法师。所以,佛陀嘱咐末法白衣,在佛法垂灭之时,白衣要勇敢的不惜以武力护法御侮。还是在这一品中,佛说:

“以是因缘故,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应当勤加护持正法,护法果报广大无量。善男子,是故护法优婆塞等应执刀杖,拥护如是持法比丘。若有受持五戒之者,不得名为大乘人也。不受五戒,为护正法,乃名大乘。护正法者,应当执持刀剑器仗,侍说法者。”

“若诸国王、大臣、长者、优婆塞等,为护法故虽持刀杖,我说是等名为持戒。虽持刀杖,不应断命,若能如是,即得名为第一持戒。”

在这里,佛还告诫比丘:“我今听持戒人,依诸白衣持刀杖者以为伴侣。”就是要弘法者提高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并说这样的既能持戒弘法,又能破恶护法的法师,才是众生真善知识。

在这部经的“寿命品”中,佛还有如下开示:“如来今以无上正法付嘱诸王、大臣、宰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是诸国王及四部众,应当劝励诸学人等,令得增上戒、定、智慧。若有不学是三品法,懈怠破戒毁正法者,王者大臣四部之众应当苦治。”

看到佛对护法功德的称赞,看到佛对末法白衣的咐嘱,每一个大乘佛弟子怎能不奋起护法?若还瞻前顾后,恐惧畏缩,则是不信佛语,不为真佛弟子。

再说“随缘”的问题。其实很多人口里说着“随缘”,却不真正明白随缘的意思。

在佛经里,随缘指的是自体应外界之缘而有所动作——如水应风缘,而起波浪等,而真如实性并无摇动增减,且与万象变异不相滞碍。可见,随缘是一种真如本体的表现相状。虽然本体不变,但外相一定是随着因缘而起变化。这跟某些人理解的“不管外界怎么变,自己都抱持一个态度,不加调整”甚至“处处退让,没有主张”,是有区别的。

简单说,随缘是随顺因缘而动,并不是随着因缘等死。如果按照偏执者的逻辑,佛陀就不会随顺机宜而以多种方便教化众生了,就只能用一个法面对一切众生才是。而实际上,佛陀说法却是灵活方便,形式多样的,但无论怎么说,都是如实语、真实义——这本质特征从无变异。这是真随缘!显然,那些要求护法人士“应该随缘,不要有所作为”的观点是一种邪见,不是佛弟子应有的态度。

即使从道德角度说,一个人在自己被攻击诋毁时,虽然可以不改变处世态度和精神,但行为方式丝毫不改,恐怕也未必妥当。比如,当这种指向个人的攻击造成其他团体或公众利益受损时,如果这个人仍然不做反应,就不是个人修养问题,而是对他人观感和大众利益的漠视了。这很可能代表着一种偏狭的我慢态度。其中微细的差异,就只能扪心自问了。

因此,当把随缘作为一种人生态度的时候,我们可以拿它来自律,来约束自己的行为不要偏离正道。但是,不能把随缘作为大众行为规范去要求他人。这样做的话,本身就违反了那些人自己说的“随缘”的意思了——未能随顺他人“不肯随缘”的因缘。

再说到护法问题,一个法师受到攻击,或者一个道场遭到破坏,这就不是这个法师和道场一人一地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佛法传播环境,和正法道脉存亡的大问题。这时候,作为佛弟子,尤其是发愿成佛度众生的大乘佛弟子,如果仍然坐视不管,就与上面佛陀一再呼吁末法弟子勇于护法的宗旨根本违背了,其佛弟子的身份就很可疑了。

总之,末法的白衣弟子要秉承如来遗教,发大菩提心,随缘随力护持正法道场,护持弘法比丘。在护法过程中,更要破除思想束缚,按照佛说行事,不必被别人的邪见所困扰。

至于说到护法的方法,我始终相信,一旦解放思想,敢于施展拳脚,凭大家的智慧和阅历,好方法一定会层出不穷的。

(心东的博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