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如果没有印老,我们会不会反对虚大师?

作者:心东

对于印顺长老思想的反思也有几十年了,但是,对于印老思想的弊端,仍然很多人弄不明白,甚至有人对批评印老的人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诘问:“如果这世上没有过印老这个人,你们会不会反对太虚大师?”言外之意,批评印老的人是针对印老而去的。实际上,这些发问的人还是没闹清楚,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跟印老的“人间佛教”到底有什么区别,所以才有此问。

其实,太虚大师两次撰文批评印老,几十年来学者们也写了大量分析文章,都能帮我们很清晰看出二位大德之间的差异。如果觉得还不够,不妨让我们来看看印老自己的说法吧。

印老所著的《华雨集》中有篇文章叫《〈台湾当代净土思想的动向〉读后》,其中罗列了自己与太虚大师之间的差异,节录如下:

我与大师是有些不同的:

一、大师太伟大了!大师是峰峦万状,而我只能孤峰独拔。

二、大师长于融贯,而我却偏重辨异。如我论到迦叶与阿难,大师评为“点到为止”。意思说:“有些问题,知道了就好,不要说得太清楚。”我总觉得还是说得明白些好,哪知说得太明显了,有些是会惹人厌的。

三、大师说“人生佛教”,一般专重死与鬼,太虚大师特提示人生佛教以为对治;我说“人间佛教”,认为佛法以人为本,也不应天化、神化。不是鬼教,不是(天)神教,非鬼化非神化的人间佛教,才能阐明佛法的真意义。

四、在印度大乘佛教中,大师立三宗,我也说三系,内容大同。不过我认为:在佛教历史上,“真常唯心论”是迟一些的;大师以此为大乘根本,所以说早于龙树、无著。我虽不为民族情感所拘蔽,而对流行于印度或中国的怪力乱神,索隐行怪的佛教,不会尊重他们。

这些话,两岸学者也多次引用,并站在学术的高度上反复深入地做过剖析。不过,我想大多数跟我一样的吃瓜群众读起来会比较困难。所以,我从一个浅薄的角度,说说自己的简单理解吧。

在上述印老所说的四项不同里,第一条可以看作印老作为大师弟子辈所表现的谦逊,我们读者除了表示对印老的敬意之外,也不必多说;第二条则是二位大德在治学写作时表达方式的差异,好像也没有谁一定好或者一定不好的说法,这里也不多论。

第三条,我们可以看到,虚大师的“人生佛教”是鉴于当时中国佛教界重视对人死后的经忏超度以及对死后净土世界的向往,而忽略了在现实人间菩萨道的行持。大师提出“人生佛教”实际上是一种中道的纠偏意思,并没有否定传统大乘佛教的意向。

而印老则不同,他把大乘佛教不可思议的神通境界一律视为神鬼设教,把佛法的实践死死拘执于这个“地球村”里,不许有超越的想法。

第四条提到对“真常唯心论”的认识。这一点,我们这些普通信众可能比较费解。那么,我们不妨看看,所谓“真常唯心系”都涉及那些经论吧?他们有:《华严经》、《楞严经》、《大般涅槃经》、《大乘起信论》等等。这下,恐怕连吃瓜群众都会惊呼了吧:这不就是告诉众生如何成佛的大乘经论吗?对了,“真常唯心论”核心思想就是“如来藏”,而“如来藏”的思想是一切众生本具佛性,都可靠着积功累德的闻薰修习最终成佛的理论基础。

看明白这个,虚大师和印老的差异也就显而易见了。虚大师把这些“真常唯心系”的经论作为大乘佛教的根本,印老还说,虚大师的修行实践主要还是在禅宗。这些都反映了,虚大师尽管主张佛教改革,但骨子里还是尊重中国传统大乘佛教的,并且是个实际的践行者。

而印老则认为这些经论都是“后出”,也就是说不是佛陀亲说,而是后世弟子的创造,甚至根本是更后世的人的假托伪造,所谓如来藏也无异于天神化佛教,是他不能认同、不会尊重的。这样,众生超越轮回、建构自性净土的希望就成了水月空花。

说到这儿,印老和虚大师的根本差异就很清楚了,印老的思想概括起来就是“大乘非佛说”和“狭隘人间论”。而虚大师则是中国大乘佛教一位真正的宗师。如此一来,本文开头的那个问题就容易回答了。

如果这世上从来没有过印顺长老,我们作为中国大乘佛教的弟子辈,尽管有可能对虚大师的某些见解存有疑议,但绝不会对大师提出如此强烈的批评和反对,并在总体上,对虚大师满怀崇敬与赞扬。

(心东的博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