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焕珍教授在惠仁寺首届“中观高峰论坛”上的总结發言

 

尊敬的主持人、各位法师、专家学者、护法居士:

我受论坛组委会委托,做本次会议的总结,感到非常荣幸。说实在话,本人学养、修为都很有限,而本次论坛的论文涉及四种语言,有汉语、英语,还有梵文、藏文,要总结确实勉为其难。再者,因为时间不够,这次论坛的文章我也没有完全读完。因此,我还是主要谈一谈自己的个人感想。

首先我想谈谈这次论坛的意义。如同刚才杨维中教授所说,这至少是我们大陆以中观学为主题的第一次大规模论坛,这本身就具有开创性意义。

第二,这次会议,参加的人数很多、写作的范围广泛、论文大多数水平较高。我特别发现,其中参加会议、提交论文的法师很多,根据论文提供的信息判断,大陆有22位,台湾有1位,斯里兰卡有1位,共有24位之多。更重要的是,不少法师的文章非常好,这些文章不光是见地好,而且善于用不同语言的佛教经典文献来充实其论据、证成其观点,善于用学术规范表达其思想。这在我以前参加的会议里面是没有见到过的现象!这是开元寺、惠仁圣寺的感召力带来的结果,令人特别欢喜。

这给我们提供一个什么信息?中国汉传佛教很快会复兴了!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判断?因为自古以来,佛教的推展一定是以僧伽为主体,而不是以在家人、哪怕是在家信众为主体。平川彰先生曾经说,大乘佛教是由在家居士推动创立的,但他这种观点是不成立的,已经遭到很多人的批评,我这里就不讲那么多了。大乘佛教,如果没有佛陀的圆满觉悟、没有真修实证的僧伽阐扬,是不可能出现和发展起来的。

第三,这次会议必然会推动大乘佛教,特别是中国大乘佛教向深广开展。为什么这么讲?最根本是因为,中道是一切大乘教法的根本,而中观学是显明这根本的重要基础,不仅见地上是如此,修行上也是如此,龙树菩萨被推为中国大乘八宗共祖,我想其理由正在这里。惠仁寺的“中观论坛”抓住了这个基础,把龙树菩萨依大乘经教系统化、理论化而成的中观学阐扬出来,意义非常重大。依我看,大乘佛教如果没有中观观行奠基,那是不可想象的,肯定是外道。

下面再谈一谈我认为有待进一步厘清或者开展的问题。这类问题当然比较多,但我只能拣几个比较重要的来说。

一是龙树菩萨与佛经的关系问题。这个问题虽然在这次论坛没怎么涉及,但在国际佛教界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譬如,曾将《大智度论》译成法文的拉莫特认为,龙树不但是大乘佛教的推动者,而且是大乘佛经的创制者,大乘的许多佛经就是他造出来的,只不过假冒“佛陀亲自宣说”而已。他还认为《大智度论》不是龙树造的,而是说一切有部的某个弟子写的,其中还加入了鸠摩罗什的很多说法,他甚至说自己很想知道《大智度论》里面究竟有多少不是鸠摩罗什说的话。

这意味着什么呢?这就意味着大乘佛经到底是不是佛说的问题。如果大乘佛经不是佛说,而是龙树等佛弟子所造,哪怕他们是已经登了极喜地的弟子,也不是佛说。这样,依大乘佛经为主要宗经发展起来的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都没有圣教性、神圣性与可皈依性了!这问题就很严重了!同时,如果《大智度论》这样一部伟大著作不知道是哪一个凡夫造出来的,那它根本就不能作为圣教量了!如果这样的问题不解决,你引用大乘佛经来证明你的观点就没有很强说服力了,你写《大智度论》的论文就会有人说与龙树菩萨无关了。当然,我同意印顺法师的论证结果,认为《大智度论》是龙树菩萨所著,不可能是说一切有部传人所著,因为说一切有部与《大智度论》的思想相差很远,不能说它里面有些地名在印度西北部,就轻率地臆断为说一切有部人所著,这未免太表面了。

像这些问题,对于中观学、对于“中观论坛”来讲,应当是亟待解决的基础问题,只有把这些基础问题解决了,才谈得上研究的推进与深化。

二是中观学与哲学的关系问题。中观学是一种佛教思想,与哲学理论不是一回事,但很容被异化为一种哲学理论。原因在哪里?中观学非常善于通过论辩说理的形式来表达思想,这种表达形式非常类似于思辨性的哲学,当我们忽略了它根本上是由龙树、提婆等真正有修有悟有证的菩萨在亲证基础上演说的教法,就很容易将它异化为一种哲学,而这恰恰可能是中观学要破斥的戏论!

哲学有其非常重要的地位与价值,但与佛教是属于不同性质的学问,佛学是佛菩萨教化众生的智慧之学,哲学主要是从心识产生的理论系统。佛学虽然可以通过哲学的说理方式来呈现,但不能够等同于哲学,如果把佛学等同于哲学,就跟众生的解脱没有什么关系了。

三是中观学与中国佛教的关系问题。刚才我们讲到,中国佛教把龙树菩萨奉为祖师,甚至是八宗共祖,但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佛教以龙树菩萨著作为最高圣教量呢?不能这么看。中国佛教尊奉的最高圣教量是佛经。我觉得,如果我们对此没有清醒的意识,就可能以龙树菩萨的中观学为根本标准来判释历代祖师大德的思想,在这样的判释下,很多与中观学本质上一样而表达方式不同的佛教思想,就会被判为有问题的歧见。如果我们知道,大乘各宗与中道是“同归殊途、一致百虑”的关系,龙树本身是宗依佛经来造论的菩萨,他的思想本身也要依佛经显明合法性,我们就不会仅仅从其视角去看中国佛教,更不会因中国佛教思想与中观学表达方式不同而对之另眼相看。

譬如严宗的法界圆融思想,如果从龙树菩萨破我法二执的角度去看,真的很难理解(这当然不是说龙树菩萨本身不能理解,而是执着龙树菩萨教法的人不能理解),但是如果从直显一真法界的《华严经》来看,就会迎刃而解,因为华严宗的宗经是《华严经》而不是《中观论》。天台宗的思想也一样,它虽然大量借助龙树菩萨的思想与方法,但其宗经也不是《中观论》或《大智度论》,而是《法华》《涅槃》《金光明》等经典,其思想从这些经典也能得到很好的理解。

这告诉我们,如果分清佛陀与菩萨圣教量的主次关系,我们研究时就能把握适当的度,行文时就不会顾此失彼。

最后,我有一点个人的期待。首先希望我们研究佛教都能够以佛陀的经典为最高圣教量。在没有契入真现量之前,我们研究教理一定要依遵佛陀的经典来理解和抉择问题,如果离开了佛陀的经典,就没有判断的根本标准。当然,像龙树、提婆、无著、世亲等菩萨的著作也是可以依遵的圣教量,但是如果大量引用世俗哲学家、文化思想家的东西来论证自己的观点,则未免有点本末倒置了。

其次希望“中观论坛”以后能够扩展研究范围。首先做好文献的翻译、整理与校勘工作。中观学的很多论典,汉译典籍里面没有,但藏译本里面却保存了下来,这是很重要的研究资源。我们这个论坛聚集了很多有能力的专家,如果有关专家能够牵头,加上惠仁寺和开元寺给予适当财力支持,把这些基本文献整理出来,为大家进一步研究提供更多真实可靠、准确可依的文本,中观学就有一个很好的研究基础。

我所说的扩展研究范围还有一层意思,这次论坛虽然是以《中观论》为主,但如果我们把龙树菩萨的其他著作,提婆菩萨乃至中后期中观学的经典纳入研究视野,写作论文时就有更大的开展空间、更多的开展角度或维度。譬如我们研究龙树菩萨的净土思想,龙树菩萨在《十住毗婆沙论》里有专章讲到易行道、实相念佛等内容,如果我们没有看到这部著作,所写的文章恐怕就没那么大的说服力了。还有,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里,对六度万行有深广论述,内容全面、次第清晰,如果我们能把此书纳入视野,一定能够做出更好的研究。

在这里,我特别赞叹五台山文殊洞照悟法师的《略谈从深见广行二门趣入般若中观道》一文,它兼顾到了中观学的深观与广行,令人印象深刻。

再次希望我们研究佛教问题、特别是佛教教理的时候,能够充分照顾到佛教教、理、宗、趣的系统。教是能诠释佛理的文字,理是教包含的佛理,宗是依佛理而起的修行,趣则是宗趣向的解脱和涅槃。我们如果对佛教这个系统有所观照,就能对其中的个别问题进行较好的定位,在阐述自己的观点时就会更加到位。

我希望,我们这个中观论坛能够长期举行下去,取得越来越好的成果。谢谢!

丁酉年十月三十日

(冯焕珍教授,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