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贵华教授“佛教义学系列讲座”第二讲:“佛教义学与佛教学术的分野”

 

2018年4月22日,周贵华教授主讲的“佛教义学:立场、方法与源流”系列讲座第二讲在北京如期举行,主题为“佛教义学与佛教学术的分野”。

此次讲座内容分为三个部分,即“佛教学术研究的基本性质”、“佛教义学研究与佛教学术研究的基本性质比较”以及“佛教义学研究与佛教学术研究的并存”。正式进入上述内容前,周贵华教授重申佛教在现代社会的真正兴盛有赖于佛教义学的切实繁荣,而佛教义学基于佛教本位的殊胜性质又要求研究者以佛弟子的正信意识与佛陀出世说法的本怀相应,以保证其作为闻思修进程中关键一环的涅槃指向性。以此为前提而开展,佛教义学方能彰显佛陀及其圣典的神圣性、权威性,阐明佛教的正法及其本位价值,维护佛教的文化合法性与社会教化意义,引导修学者走向觉悟与解脱,故严格地说,现代佛教义学以驱散笼罩在佛教上的神秘与庸俗的迷信、消极色彩的启蒙意识为先,其命运掌握在所有对佛法僧三宝已经生发纯正信心的佛弟子手中。

周教授接着指出,现代学术研究,源于古代希腊,后作为一个体制,是在基督教文化背景中思想世俗化的体现以及推动力,其在现代人类社会中,已经逐渐被共许为代表着理性思考和表达的“公器”,即断真判误的普世标准,乃至独尊标准,故现代流行以学术方式进行佛教研究,而且成为佛教学问的主要开展途径。但是,从佛教本位看,现代学术研究以科学人本理性为本质,实为人类共业的体现,具有明确的随顺流转的世间性,与佛教义学研究在性质与方向上有本质的不同。其“客观性”与“中立性”诉求,与本于三皈依和善根相应的佛教义学立场相违,而其“公共性”与“真实性”诉求则与佛教义学所要求的悟性运用和出世性指向相违,故现代学术研究本质上无法如实表达佛教真义,唯佛教义学才能成为佛教自我表达的最有效方式。

周教授同时指出,我们也不能全然否定佛教学术对佛教可能的建设性作用,换言之,佛教义学与佛教学术亦具有共存之可能性。具体而言,佛教学术研究根据其研究态度分作武断性和建设性两类。武断性佛教学术研究以唯科学主义、强人本主义为核心精神,将理性思维推向片面化、绝对化的极端,以消解一切传统宗教和文化系统的神圣性和本位价值为己任,武断地视佛教为宗教愚昧与宗教欺骗,斥佛教所显出世或者超越境界为子虚乌有,从根本上否定了佛陀教化的意义和价值。建设性佛教学术研究则以温和科学人本主义为立场,以“同情之了解”承认佛教具有重要、正面的文化意义,对其所显境界采取“悬置”判断,为佛教真理的可能性留下了空间。佛教义学研究者应该在认识武断性佛教学术研究对佛教带来的伤害的同时,与建设性佛教学术研究者合作,推动佛教学术研究向建设性方向转化,并以此为契机,阐明佛教义学具有的佛教本位性与社会合法性,以及对中国佛教健康开展的必要性与紧迫性,乃至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以及中国文化的整体发展的重要意义,以与建设性佛教学术一道,共同建设佛教研究的公共学问空间。

讲座最后,进行了提问交流。周教授根据听众提问再次阐明了“内学”、“义学”之名涵义的差别。此次讲座原定2小时,实际持续将近4小时,然而师者未倦,听者亦兴致未尽,期待周教授在第三期讲座继续带引大家思考佛教义学诸问题。(义学者)

Top